:::
*

必死不死的體驗

提供者:金國棟

民國四十三年的金國棟
民國四十三年的金國棟
「中國一定強,中國......看那八百壯士死守.....。」這是八十八師官兵,都能哼上兩句的歌。我就是八十八師二六四團八二迫砲連的新兵。從軍四十多天,就躬逢震驚中外的-四平街保衛戰。戰事慘烈,如同武俠小說描寫的一般-屍骨成山、血流成河。戰後報載,雙方死傷達十四萬餘,因共軍用的是「人海戰術」。
雖不知我方死傷多少,但我們一起從軍的七十八位,分發戰砲連三十人、迫砲連三十人、通信連十八人,只剩二十七人,其中分發戰砲連的全犧牲了;因其駐地被敵三八野砲擊中,全連一百二十多人,據說只有十六人生還,且多是炊事房戰士。
由於傷亡慘烈,我一當兵就從上兵起薪,在連部任文書上士助手,不久就被派代副班長,負責火砲瞄準;因瞄準手需有數學基礎,且心算要快。連上一四七和二五八班為砲班,三六九班為彈藥班,我是第七班。在一次陣地轉移,第八班的砲座鈑和砲身,丟在原陣地不遠處,因負責的戰友陣亡,只有砲架帶回來了。武器本軍人第二生命,但那時等於第一生命。連長命第三排余排長,挑選六人奪回,我是其一。彼時敵方火力,已封鎖陣地。在槍林彈雨中,我連滾帶爬衝出,再抱著砲身滾回;事後見砲身兩處被槍彈擊中痕跡,我竟毫髮無傷,算是祖上庇護,所以常說我是死處逢生的。
第八班彭萬才班長和李榮閣也拖著砲座鈑爬回。另三戰友二陣亡,一負傷不久也往生,而余排長挨一槍。故戰役結束,全團八位受勳者,我連占了四位,就是搶回迫砲還活著的。
四平街保衛戰,打了四十多天,我軍逐步縮小防禦圈。迫砲連本多在第二線,到緊要關頭,也分派部分戰士,填補步兵不足的防禦缺口。保衛戰戰況激烈,敵我均傷亡慘重,令人不忍卒睹。
七月中旬,戰事結束,連上參與清理街道和大街小巷;軍用大卡車一輛輛穿梭,一車車往外載,可能是運往適當地點,築成萬人塚吧?
四平街保衛戰結束,七十一軍軍長陳明仁將軍中外馳名,隨即調升某軍團司令,可算一將功成。七月二十六日,我也接到一紙授勳令,附受勳名單,團內有八位受勳。首位是副團長羅重毅中校,授干城甲種通用獎章;次是三營劉營長、第八連連長和一位排長;再次是我連余排長,授寶鼎勳章;彭班長、李榮閣和我,授干城乙種通用獎章。但我們都高興不起來,腦海都時時繚繞那些壯烈犧牲的同學們,以及連生死都不知道的親人。
二十年的軍旅生涯,多次在槍林彈雨中打滾,跑了幾趟鬼門關!然閻王老爺似說我責任未了債未清,打了回票。「必死不死,倖生不生」應驗我身,因每到戰場,腦中只記任務,不知生死,曾歷經幾次大難,皆化險為夷。如今虛度七六寒暑,人家還送我個健康老人雅號,能不快哉!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