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永年空投

提供者:許家祥

許家祥(前排左二)與同仁合影於C-46運輸機前
許家祥(前排左二)與同仁合影於C-46運輸機前
民國三十五年春,我是三等士官長機工長,在空軍十大隊擔任隨機工作。長春運兵任務一完成,接著就是永年空投。
飛機滿載大餅和彈藥,從北平南苑機場起飛,一個多小時航抵目標上空,很遠就看到永年縣,見城內房屋都不完整。
自被包圍後,永年縣被共軍砲彈打得千瘡百孔,逼得走投無路,在城中央一空地上擺了四個大字-「空軍救我」,下面寫了幾個小字-「縣長許鐵英」。看了如此荒涼情境,聯想「彈盡援絕」,不禁一陣鼻酸。
飛臨永年上空,空投兵將第一批糧食推出機門,來回穿梭三次才完成。但飛行員汪正中上尉,繼續進行偵察任務,仍在空中盤旋。降到五百呎高度,地面情況看得非常清楚-共軍分幾組,集中一起,頭頭平躺成圓形,舉槍對我機射擊。
我們在空中轉了好幾圈,正駕駛汪正中上尉注意到這點,越看越集中,高度由五百呎降到三百呎,還在下降,地面上的人越來越大,到快貼近地面,一顆子彈咻的一聲,打到飛機上。好響啊!機員都嚇了一大跳;汪上尉趕緊拉起飛機,爬升到兩千呎再回航。
回到南苑落地後,查看油箱下面包鐵皮的鋼筋架表面,已遭步槍子彈打凹了,幸好沒被打穿。
永年空投每天持續進行,有次輪到我值勤時,見有的房屋已整修,城牆缺口也修補了!
後來,永年副縣長專程帶領地方仕紳,感謝空軍救援,並致贈空投人員各一枚「救我永年」紀念章,我亦慎重地收藏至今。
令人痛心的是,幾個月後,永年又吃緊,我們再去空投,見永年房屋全毀,幾被共軍夷成平地!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