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追思孟良崮英烈

提供者:許榮

許榮先生,民國三十一年十一月入伍,曾參與抗戰、戡亂諸役,服役軍旅三十餘年。
許榮先生,民國三十一年十一月入伍,曾參與抗戰、戡亂諸役,服役軍旅三十餘年。
號角吹,戰鼓響,草蟲鳴,蚱蜢躍,熱血男兒練刀槍;抗日軍興,我和不願看到河山淪喪的青年一樣,毅然於民國三十一年十一月,滿十六歲時,投入七十四軍,展開保家衛國的生涯。

民國三十二年十月常德戰役和三十三年六月長沙第四次大捷,以及湘西會戰中,七十四軍發揮鐵血精神,大勝日軍;雖在三十三年八月,增援衡陽第十軍,激戰於外圍的雞窩山時受挫,衡陽失守,黔桂告急,即由邵陽轉進芷江、武岡,與盟軍併肩反攻,在武嶺雪峰山力挫頑敵。

抗戰勝利,七十四軍集結芷江,改編為師,換裝為機械化部隊,原任軍長王耀武中將調任山東省主席,由張靈甫接任師長,接收南京,兼負衛戍任務。

民國三十五年春,中共擴大叛亂,整編七十四師奉命剿共,並指向蘇北。到了秋天,蘇北遭逢豪雨,而淮陰城外高興橋地勢險要,攻擊受阻;但隨即改變戰術,趁夜沿淮陰南門右翼之沼湖,突擊淮陰城南門,於拂曉時一舉攻下,相繼克復淮陰和淮安。

同年十一月間,進擊共軍老根據地漣水,面對頑抗共軍及其人海戰術,師長張中將下令,集中全師砲兵火力,將漣水城炸成焦土;步兵又編組突擊隊,終以各式火砲和精密槍械擊潰共軍。

三十六年二月,大軍進入隴海路全線,暫時休息。戰場上,物資缺乏,平時營裡買頭豬四個連分。三十六年春節,七十四師在山東譚城過年,除夕純吃麵疙瘩,沒菜配,也沒年味!

三月初,部隊續向冀蒙山區推進。六月上旬,統帥部要求澈底殲滅盤踞溜博之共軍,令徐州剿共總司令負責此項任務,第一兵團之一部攻擊坦埠,以七十四師為主力,經垛莊至孟良崮,向坦埠前進,進抵大箭山時,與共軍開戰。據敵俘供稱:共軍主力第一、三、四、五、八縱隊已達戰場,但本師仍依照命令攻擊前進。

至六月十四日共軍後援逐次加入戰鬥,我軍態勢不利,乃轉孟良崮堅守。當晚激戰,第三排排長羅世玉中尉壯烈犧牲,我為上士排附,左腿中彈負傷,即轉送山洞療傷。

十五日共軍續以圍點打援,併用人海戰術圍攻我軍,戰況益烈。十六日糧彈俱絕,師長張靈甫中將抱必死決心,以成功成仁大義勗勉部屬,官兵振奮,以同袍大體作牆,浴血苦戰,至下午三時許,傷亡殆盡。師長見無法扭轉戰局,偕同副師長蔡仁傑、副參謀長李運良、五十八旅盧醒旅長等將領,從容而出,舉槍高呼:「中華民國萬歲……萬歲!」再進入指揮所自戕成仁,為革命軍人樹立典範。張師長留言:「十餘萬匪向我猛攻,我與仁傑決戰至最後也!上報國家暨領袖,下達人民與部屬,老父來京未見望幼傳之,靈甫絕筆。」由副官設法逃出轉交親人。

七十四師在抗戰時屢次建功,最後在孟良崮戰役中,面對十倍敵軍仍奮戰到底,迄今六十一年,倖存者追念當日英烈長官、同袍,點滴在心頭!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