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老爸的軍用物品

提供者:周賢君

家裡有幾樣舊東西跟著我們搬家遷移二十年,後來在一次大掃除中,我少不更事,自作主張,也沒徵求爸媽意見就全給清掉了。然後不知為何,雖然早就丟掉了,對這些物品的印象,依舊清晰映在我的腦海裡。

有一條是美軍毛毯,橄欖綠,品質非常好,現在這種軍毯只能在美國二次大戰戰爭片可看到。

有一個裝機關槍子彈的鐵盒,一樣也是橄欖綠色,盒外浮刻機關槍編號及子彈編號。子彈用完鐵盒不用上繳,爸爸把鐵盒拿回家當醫藥箱。

另外,有一個長寬高約莫都是五十公分的木箱,也是漆成橄欖綠,爸爸連木箱都漆成綠色系列,可能部隊中只有綠色的漆可拿吧!

對了,有一件極具歷史意義的軍用大衣,是民國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爸爸從上海抵達基隆港所穿的軍大衣,顏色是淡的橄欖綠,大衣外層有上蠟,防風又防水,內層裡襯的是長羊毛,配有拉鍊,可以依據天氣來決定拆卸。這件軍用大衣在我二十三歲時已跟著老爸三十六年。三十六年沒洗過的結果,是羊毛不再雪白柔軟,甚至糾結成條狀如扭動的蠶寶寶,且年久累積的羊騷味道極重,有一個時期讓我很排斥,看了也會害怕,再況且那件厚大衣,硬是霸佔了衣櫃一半的空間,看了胸口好悶。想想台灣天氣四季如春, 從來也沒看老爸穿過,每年還要拿出來曬太陽,真是麻煩,不如就丟了吧!

有一樣老爸的軍用物品最神祕,與丟掉的那些都不同,是我想找出來卻找不到的。老爸曾壓低下聲音與那些阿兵哥叔叔討論,警備總部通令繳械, 家中如還有軍槍子彈武器什麼的,在期限前繳械就一概不追究,否則..就什麼什麼的。這類的事,小孩不懂也不可亂問,因此究竟是步槍、機關槍, 以及還有多少子彈等等,都只活在我的想像中。那幾年,我翻了許久,還是什麼也沒找著。

嘗問自己:如果時間可以倒轉,會不會扔掉那些老爸的軍用品?

會!但是我會先徵求老爸老媽的同意。而且我會留下那個生鏽的彈匣醫藥箱,因為這個醫藥箱曾經陪伴及療癒四個孩子無數次的小傷小痛:妹妹小手的鉛筆刀割傷、弟弟玩躲避球跌倒的淤血、忘記是誰爬樹磨到膝蓋的擦傷,以及我被蚊蟲叮咬的傷口。紅藥水、紫藥水、紗布、擦淤血的軟膏..

我真是後悔丟棄那個醫藥箱。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