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榮獲抗戰勝利紀念章有感

提供者:李守真

當年北京天安門上掛著蔣委員長的肖像
當年北京天安門上掛著蔣委員長的肖像
自從收到政府頒贈的抗戰勝利紀念章,心有所感,動筆疾書。首先告訴大家,不要忘記當年在北京天安門上,掛著的是蔣委員長的肖像(如圖,作者攝),至今它仍時時在我心中。
其次,大家在參觀盧溝橋事變的遺跡時,一定要記取日本侵華的教訓。第三,民國三十八年政府遷臺後,為節省政府開支,將戰時用的B-25 轟炸機改裝成「總統專機」,命名為「美齡號」。
算來我今年已九十歲了,回想當年為日寇所迫,離鄉背井,逃難到大後方。途經河南南陽,前往陝西西安後,適逢陸軍特聯分校招考通信兵,當即前往報名投考,有幸被錄取。旋即隨部隊前往寶雞校本部,這才知道陸軍特種兵聯合分校是由步兵、騎兵、砲兵、工兵、輜重兵與通信兵六科所組成。當時的校長是李汝,校址設在秦嶺腳下、渭河之濱,每逢週一的週會好不熱鬧。
我在學時主修無線電通信。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無線電通信是用「手搖機發電」,經過密碼翻譯,透過「摩爾斯基」國際通用技術,傳給對方完成通信。但有一道手續,須經過譯電員翻譯成電文,才算整個通信完成。相對今日高科技,手指一動,即可完成通信,已不可同日而語。
就在剛要畢業分發部隊之際,校方突然接到航空委員會來電,空軍急需通信人員,學校就將我們訓練完成的學兵整班四十二名,整批撥給空軍急用。但仍須經體檢與學科測驗合格後,才隨從領隊人員一齊搭乘「木炭汽車」(因為當時作戰,汽油不敷軍用,僅能以木炭做為燃料),從秦嶺山腳下盤旋而上,經過高山,繞過峻嶺,安抵四川成都鹽道街空軍通校。猶記在校時,曾經數個夜晚遭到日機來襲,我們還要躲空襲警報。
我在空軍通校接受短期空軍通信訓練後,經過再次體檢,合於空勤體格,再度被分發到成都溫江空軍第二轟炸大隊第十一中隊,擔任空勤通信員。不久又被調為雲南昆明第六中隊B-25 輕轟炸機通信員。一年後,我再被調為上海大場B-24 輕轟炸機空勤通信員,直至美國空軍陳納德將軍組成中美聯合空軍大隊後,才又轉任地勤。
在中日戰爭期間,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空軍飛行員在出任務時,必須穿上有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旗的夾克,彰顯兩國同仇敵愾。而日本無端的侵略我國,蹂躪我國土軍民與竊盜我國資源,蒼天有眼,美國的B-29 六引擎轟炸機投給了日本廣島與長崎兩顆原子彈,做為懲罰,以戰止戰,終結了戰爭。
最後借用美國麥克阿瑟將軍「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名言,與大家共勉之。
資料來源:榮光雙周刊第2286期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