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戍守大膽島

提供者:呂玉綿(曾任航特部旅級政戰官、民運官)

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是國軍轉進臺灣後,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共軍從這天開始砲擊金門。四十餘天中,金門前線軍民勇敢面對凶猛砲擊,雖犧牲慘重,卻成功抵擋共軍犯臺的野心。
當時,本人服役於五十二軍三十三師,任中士班長一職,軍長劉玉章、師長賈維祿。部隊奉命接防時稱小金門「烈嶼」的防務。交防的烈嶼師師長,即是赫赫有名的郝柏村將軍。
接防之初,我營奉命接防大膽島,我連戍守大膽島的南山。當時島上非常荒蕪,觸目所及只有坍塌的碉堡,千瘡百孔的壕溝。官兵們每人揹一背包、一支步槍,依「配置攜帶裝備」,十字鎬、圓鍬為隨身工具。剛登島,連一個藏身之所都要臨時挖掘,挖得夠深後,就將隨身物品逐次推進,其艱難非常人所能體會。
我第九班編為一個加強班,由排附領班戍守南山近二膽島接壤臨海的一個碉堡。碉堡前礁石滿布,是水匪容易襲哨的據點;因海潮起落不定,礁石隨著浪花忽隱忽現,易產生錯覺。就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突然槍聲大作,時兼大膽島指揮官的江春曉師長,立即通令全島官兵進入預先演練狀態。一時大膽島內照明彈齊發,把黑壓壓的大膽島照得全島通明,約數小時後,各據點清理戰場,結果什麼也沒發現。研判,完全是海上礁石作祟,事發中造成一亡一傷。而亡者正是第九班班長呂尚延,傷者為一充員戰士,雙腿殘廢。
亡故的班長與我都姓呂,事發前五天,連長胡敬亞將原軍械士呂尚延替補我的班長職務,我則調任連部文書職。事發隔天,我去第三連駐守的北山洽公,不時有戰友向我打招呼說:「你不是陣亡了嗎?」並以非常驚異的表情看著我。
又說我當時接任文書工作,還另有一番況味。戰地尤其是前線之前線的大膽、二膽兩島,除了必須冒著生命危險從事各種戰備及應戰外,在文書本職業務上,又增添了許多「戰力報告表」、「分日報」、「旬報」、「月報」工作,經緯萬端。還有所謂的「榮譽袋」,說白了就是「屍袋」,那也是文書人員份內事,我心裡常默念著:「最好不要用它吧!」
戍守大膽島期間,不時有可歌可泣、悲淒感傷的戰地故事發生,迄今事隔近六十年,每當午夜夢迴,猶感戰爭的可怕與恐怖,唯有身歷其境才能感受,也期盼臺灣人民能永享和平及安居樂業的生活。
資料來源:榮光雙周刊第2289期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