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駐守金門安歧憶往

提供者:劉清弘

民國五十八年起,我在戰功赫赫的陸軍長城部隊任排長、連長、副營長、作戰官。服役十年中,軍中有很多難以忘懷的往事,深怕隨著歲月而遺忘,希望藉著撰文與軍中同袍共勉之。
 民國五十八年,我駐守金門安歧村(鄰古寧頭村)。因適逢兩岸關係緊張,金門與對岸戰雲密布,每逢單日,對岸必射擊砲宣彈。共軍不時將大砲拉到海岸砲陣地操演,共軍也常做種種實兵操演,機帆船在海上活動頻繁,充滿詭異,為防範共軍可能再度突襲金門,我軍全面備戰。司令官及師長頻頻視察防區各據點,勉勵官兵做好準備,隨時迎擊來犯共軍。
 本著先總統 蔣公的教誨,以及長城部隊的光榮歷史,讓我倍感責任重大,不可懈怠,隨時做好戰備,並鼓舞士氣,巡視據點,掌握敵前狀況。防區規定每天晚點名後,官兵除有勤務外,必須在八時前上床就寢,我規
定值星排長每晚必須清查各據點人數,我也會巡察各據點,了解狀況。
 防區安歧村內有一家約十坪大的雜貨店,販賣菸酒及肥皂等雜貨,官兵有時會前往採買生活必需品,或在店內聊天。那天,我查勤時發現,應該已經關門的雜貨店還開著門,還有兩位弟兄在店內小酌,看看手表已屆單日共軍射擊砲宣彈的時間,為避免憾事,我不客氣的對兩位弟兄說:「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回據點,不怕砲彈打死人嗎?你們現在馬上和我離開!」
 兩位弟兄起身和我離開,三人剛走到店外,說時遲那時快,對岸共軍第一發砲宣彈已如迅雷擊中雜貨店屋頂,正好打中小酌的桌子,頓時桌子、花生及酒瓶到處碎散。砲彈落點與我三人距離僅六公尺,幸好無人傷亡,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雜貨店的老闆驚慌的跑出來說:「連長,你救了他們,可是我的房子被打了一個大洞。」次日我便讓弟兄幫忙將屋子修繕完成,那兩位弟兄爾後再也不敢不守軍紀,我也將這件事情做為之後教育官兵的案例。
 我曾移駐金門兩次,在金門戰地六年多,往事歷歷,雖苦猶榮,直到民國六十六年移防臺南新化虎頭埤及臺北上塔悠,並於民國六十七年退伍。
 軍紀是部隊第一生命,必須有嚴明的軍紀,才有鋼鐵般的部隊,古今中外的名將莫不如此治軍,諸如北宋岳飛及美國的巴頓將軍。我以小小帶兵往事和現在的軍中同袍共勉,希望大家珍惜臺灣今日得來不易的繁榮及安定。(點閱次數:61)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