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憶巡防艇駐守澎金歲月

提供者:孫晉福

「晚風輕拂澎湖灣,白浪逐沙灘…」我很喜歡「外婆的澎湖灣」這首歌,回想我的軍旅生涯曾經有一段穿梭澎湖、金門,難以忘懷的時光,如今雖逾一甲子,當年的種種仍在腦海縈迴。
 民國四十二年,我服役海軍第二巡防艇隊,駐守澎湖測天島,當年的巡防艇隊船少船小,卻任務繁重,美其名是巡防艇隊,巡防艇與今日的巡防艦相比,可說是小巫見大巫。這批捍衛澎湖安全的砲艇,除了巡防澎湖海域,還定期扛起金門的防務,曾立下不少汗馬功勞,是保衛臺灣不可或缺的軍力,居功厥偉。
 以我艇來說,長三十二公尺,寬六點七公尺,面積僅約六十八坪,艇上編制官兵四十四人,全體官兵的工作崗位及日常生活都擠在這彈丸大小的船上。「空間之擁擠,任務的繁忙」,不言而喻。砲艇的兵廁,臨時安裝在船尾外,稍不慎就可能失足落海,但官兵念在國難當頭,從未叫苦。
 當海軍的特點就是工作和生活一體,當年的同袍除少數有眷,會經年牽掛家人外,其他的官兵都是以船為家,相依為命。記得某日要前往左營,當時風和日麗,但出海後卻波濤洶湧,船身搖晃不定。某位夥伴想回家給愛妻一個亮麗的面孔,急著在甲板上修面刮鬍鬚,一不留意把嘴邊刮破,流血不止,令人十分心疼。
 我在砲艇主管電信,位階低,但堅守崗位,一切奉命行事。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艇上不慎把心愛的口琴失手滑落海底。有關港口的值日,有時去馬公港十二號碼頭,監視可疑船隻,尤其是宵禁後還在行駛者。最難挨的是冬季,飛沙走石打在臉上疼痛不已。
 關於環島巡邏方面,航線沿測天島基地、大嶼(七美嶼)、花嶼、回測天島基地。不時也駛往虎井、望安、將軍澳嶼、八罩島、桶盤嶼、虎井嶼等,艇長與有關人員曾上岸出任務,在這些島嶼留下足跡,偶爾夜泊漁港碼頭大啖海鮮,一兩天後就返回基地。
 有時天候突變,風急浪高,船首鑽進浪堆,浪頭越過駕駛臺,致車葉空轉、船身顫抖、左擺右晃,甚至船舷貼在水面,「這種情景惟有行船的人才可享受到」。慶幸我們有位老舵工,可順勢操舵,化險為夷。遺憾的是廚工老陳,每逢巨浪必定吐得人仰馬翻,不暈船的人只好啃乾糧啦。
 往後每三個月就有兩艘砲艇去駐防金門,停泊水頭碼頭,勤務規律,每晚駛至古寧頭海域警戒,以防共軍的水鬼摸上船,至黎明才返回。有時出特別任務,搭載情治人員去大陸沿海找船民蒐集情資。也曾深夜到廈門附近接送敵後情報人員,任務緊張刺激。
 憶起澎金軍旅生涯,懷念歷久彌新。(點閱次數:42)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