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瓜代東沙

提供者:孫晉福

南海風雲起,自古即屬我國遠疆的南海諸島,現正遭到鄰國蠶食竊占,而強權又橫加干涉。我以為,捍衛國土,人人有責,豈可輕言放棄!
 系爭之地─東沙島,位於南海,自古即為我漁民作息之地,為珊瑚礁堆積而成,島中有潟湖,島形如馬蹄,俗稱「月牙島」,因扼守臺灣海峽及巴士海峽要衝,戰略地位至為重要!
 民國四十三年,一年一度的東沙島瓜代(任期屆滿換人之意),俺請調獲准,歸屬通信兵大隊第四中隊第一分隊,東沙島管理處是臨時編組單位。我工作的電臺和氣象臺,設在島中心一棟二層樓上,兩部TDE 收發報機,依靠小型汽油發電機供電,負責收發當地和香港、馬尼拉的氣象及該海域的情資,工作非常愉快。
 島上有數口淡水井,水質鹹澀,不適飲用,飲水來源除儲備雨水外,就須靠海水淡化機,生活艱苦,無淡水、無電(必然無冷藏設備)。陸上到處生長著適合鹽分的林投樹叢,獨獨有兩棵高大椰樹鶴立雞群,航海者遠遠就先看到它。還好,島的四周都是珊瑚貝殼構成的白色沙灘,襯在藍天下,最是美麗怡人。
 島南面風景奇美,春夏秋季都可游泳,浸潤湛藍海水中,俯臥潔白的珊瑚貝殼沙灘上,真是千金難買的享受,經常日曬的結果,大家皮膚都成古銅色,鮮少有人罹患皮膚病。
 島的北邊,海域寬闊水淺,兩三夥伴潛入珊瑚礁中尋寶,不論魚蝦貝類,每次均有斬獲。尤其在海龜玳瑁產卵期,空閒時,白天去南海灘挖龜蛋,煎炒烹調,大快朵頤。夜晚則狩獵玳瑁,取其背殼片甲製作梳篦、眼鏡框等,事後想想實在殘忍,心中頗悔。
 潟湖內螃蟹個頭特大,兩隻大螯粗如童臂,退潮時就躲入湖底洞穴,有時為解饞,會帶著鐵鍬去挖,運氣好會抓個兩三隻,有時你挖牠躲,窮忙一陣,空手而歸。某日強烈寒流過境,潟湖面一片魚白,大家動員撈魚,清理後曝曬做魚乾,做為日後回臺餽贈親友的伴手禮。
 我們每天下午必打籃球,自另一單位人員來此駐紮後,就經常組隊比賽,大家都是業餘選手,輸贏各半。島上欠缺精神食糧,偶有臺灣漁船送來幾份報紙,雖已過時,但對島上官兵來說仍是新聞。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東沙最豐富的食材就是海鮮,幾乎頓頓有魚鮮,一條大鸚鵡魚、幾個大貝類就可供管理處同仁大啖一餐。肉類更不虞匱乏,公家野放的豬隻,瓜代時列入移交,炊事同仁定時敲響桶蓋,所有豬隻應聲而至進食。但因島上無覆土,又無冷藏設備,蔬菜鮮果很難得吃到,多以脫水乾菜佐餐,偶爾吃到一點蔬果,反而成為珍饈美味。
 當補給不濟時,一些老菸槍菸癮難捱,就採集樹葉,曝曬後揉碎,攙和在煙蒂絲內,用紙捲成菸把吸食,那種窘像還真可愛。剛到東沙島時,被颱風吹襲擱淺在島南的江元艦,大家經常游上船去,轉動舵輪「當艦長」過乾癮。俟俺瓜代期滿回臺時,此艦已不見蹤影。
 一年瓜代期滿,大家歸心似箭準備回臺,總部來電將俺調天竺軍艦報到,永嘉艦紀中士則來接替俺,解脫了!(點閱次數:222)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