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誰知老榮民心多苦

提供者:曹俊漢

洪素珠羞辱榮民老伯伯po 在網上的畫面與那令人髮指的言詞嗆白,震驚了歡慶端午佳節的民眾,整個社會都為之激動與惱怒。媒體直指這是觸犯刑法公然侮辱罪,應將其訴之於法。但老榮民的反應是「不原諒,但不提告。」
 我們可以理解他「不原諒」洪女這種撕裂族群情感的惡行,同時更憤怒其枉顧榮民一生奉獻國家的精神,胼手胝足建設臺灣,竟然被痛斥為「來臺灣是啃臺灣人的骨」。但老榮民何以不願訴之於法?老榮民內心深處潛藏的情結,便值得社會省思。
 老榮民是一個相當特別而孤獨的族群,社會認知他們的存在,但從沒有認真地給予重視。他們從軍中退伍下來後,大都形單影隻,沒有親屬或家庭的照顧,而由政府收容到所謂的榮家,在社會心目中只是群「老芋仔」。隨著社會的進步,他們並沒有機會參與社會的互動,取得應有的社會地位。他們年輕時隨著國民黨軍隊來到臺灣,先是保衛臺灣,後則解甲歸田,收編為建設臺灣的兵團,從事十大建設的工程。國民黨政府特設了一個「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照顧這群老兵最後的歲月。簡單說,這群老榮民的晚年是一個孤寂的人生。
 很多人都接觸過老榮民,也有不少人是老榮民的後代,對老榮民的辛酸歲月以及悲壯人生有著深沉地切膚之痛。筆者岳父少小從軍, 與日人征戰大江南北,聽他道出榮民生活的辛酸與受到的不公,如同身受,直到他九十七高齡走完這一趟人生之旅。由於眷村環境使我了解到圍繞在身旁許許多多榮民伯伯滿腹的辛酸點滴,他們一生的失落、不平,沒有社會地位,他們想要吶喊、申訴,但因種種因素未能如願。
 老榮民何以不訴之法庭?老榮民最為驕傲的便是一生為保衛中華民國那身堅毅不拔的骨氣。他們書雖讀得不多,但忠貞不二愛國保民的志節在臺灣民主化的歷程中建立了典範。控告洪素珠有何意義?「不提告」反而反映出這位老榮民潛藏在心裡的錐心之痛;我們不得不大聲疾呼,讓榮民尊榮地走出社會對立的氛圍,使我們的社會能在安定與祥和中更加進步與發展。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