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空戰英雄高志航

提供者:榮刊編輯部

民國廿六年,我國展開全面對日抗戰,同年,八一三淞滬之戰爆發,次日,日本鹿屋航空隊從日據的臺北,起飛十八架九六轟炸機,分兩個編隊欲轟炸我南京、上海地區,其中九架至浙江省永康後,直飛浙江杭州東北的筧橋機場,另九架飛往安徽省廣德機場轟炸。我空軍調遣第四大隊飛赴保衛,四大隊出動二十七架霍克三型飛機,分為三隊,當天下午,其中兩隊安抵筧橋,一隊飛至廣德。
 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趕抵筧橋後,即駕駛霍克機至上空搜索,其他隊員亦紛紛起飛。此時一架日機入場炸中油罐車起火燃燒,暴露形蹤,被高志航與譚文合力擊落,墜毀於半山。接著,李桂丹與柳哲生、王文驊三人共同擊中一架,起火墜毀於錢塘江口。高志航再攻擊另一架日機,該機中彈七十餘發,左引擎熄火,勉強飛抵臺北迫降。
 在廣德的分隊長鄭少愚至翁家埠發現一架日機,追擊至曹娥江,經連續攻擊六、七次,該機重創,後迫降於基隆社寮島(今和平島)附近,重創報廢。
 經查證,此役日方被擊落二架、重傷二架、輕傷二架。
 高志航是遼寧通化人,生於民國前四年,他親睹日、俄兩國在他的家鄉爭逐地盤,肆行侵略,而蘊育出強烈的民族意識,萌生從軍報國之志。民國十三年他十七歲時,考入東北陸軍軍官教育班,研習砲科。不久,東北為發展航空,甄選兩批學生赴法國,高志航獲考選合格,十八歲時負笈法國研習航空。畢業後,在法國空軍見習。民國十六年,高志航返國任東北航空處飛鷹隊員,民國十八年,調任東北航校飛行教官。
 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東北淪陷。高志航辭別雙親,南下加入中央航空署所屬的航空隊。民國廿一年,中央航校成立於杭州筧橋,聘請美國顧問,成立高級班,高志航於第一期研習結業,旋任筧橋飛行教官。民國二十四年,他奉派赴義大利考察,次年五月返國,任教導總隊副總隊長,及第四大隊大隊長。
 八一四空戰結束後,高志航提示全隊加油整備,翌日敵機必來報復。果如所料,八月十五日上午七時,日機果然來犯,高志航擊落日機一架,不幸左臂中彈,他忍痛以右手駕機,安返機場。旋赴江西盧山療傷,並蒙委員長召見。他志切殺敵,傷未痊癒,急返南京保衛國都。十月十二日,敵機入侵南京,高志航率機迎擊,勇挫敵機一架。因舊傷發作,忍痛駕機,安抵涑水後昏迷。十月初,升任空軍驅逐司令,仍兼四大隊大隊長。
 十一月,高志航率四大隊赴蘭州接收俄機,十五日,率俄製飛機 E-16 等十三架飛抵周家口,因天候不佳留場待命。至廿一日,天氣轉晴,正準備當日飛回南京,忽傳警報,日機自長城方向來襲,同行俄籍飛行員及機場人員急於疏散,日機已臨空投彈。高志航奮不顧身,冒險登機。惟因北地風寒,俄製飛機發動遲鈍,開車三次均告失敗,致高志航中彈,壯烈成仁!
 委員長聞此惡耗,深為震悼。緬懷忠烈,特請國民政府追贈少將,並明令褒揚優卹。
 回首中華民國空軍之創建,民國九年,國父於廣州大沙頭成立航空局,轄有飛機第一、二隊,為我空軍建軍正式編制、組織之始。民國十八年,先總統蔣公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成立航空班,訓練空軍;民國二十年,航空班遷杭州筧橋;二十一年擴編為中央航空學校,由蔣公親任校長,曾手諭「我視本校教育之成敗,為中國革命最後之成敗!」自此,空軍革命教育得以養成,革命精神得以發揚。
 民國二十五年,航空委員會遷至南京,並擴充空軍部隊為九個大隊,下轄三十一個隊。是時自美新購飛機逐漸運到,空軍至此粗見規模;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我國宣布對日抗戰;八一四空戰的大勝,不僅振奮全國人心,也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
 民國三十八年,政府遷臺,是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共進犯金門,國軍在空軍的強力支援下獲得古寧頭大捷。民國四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歐陽漪棻一舉擊落米格機兩架,擊傷兩架,為我空軍創下光榮戰績。
 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臺海戰役,我空軍予共軍迎頭痛擊。自四十七年八月十四日至十月十日,與敵機遭遇空戰十一次,重要者計有八一四平潭空戰、九八澄海空戰、九一八金門空戰、九二四溫州灣空戰與雙十馬祖空戰,創下三十一比一的輝煌戰果,更奠定今日臺灣繁榮與安定的基礎。
 之後,空軍裝備不斷更新,不但自行研發AT-3、IDF等新機種,並分散採購來源,陸續添購法國幻象2000-5及美國F-16戰鬥機,使我空軍成為配備精良、訓練精實之部隊,成功掌握臺海優勢。
 如今,高志航烈士已去世七十九年,但一群自空軍官校完訓的飛行員,正在臺東以高志航為名的基地內,接受換裝訓練。雖然裝備不同,他們卻有著和筧橋前輩們一樣的愛國心,這群「小飛鷹」們捍衛臺海領空安全的信念,就如同空軍軍歌「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般,擴散在天際間。
(本刊編輯部整理自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