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追懷先父丁新三

提供者:丁振東

作者(後右一)與父親(前左二)、家人合影
作者(後右一)與父親(前左二)、家人合影
家父傳銘公,字新三,山東諸城縣人,民國七年生,幼讀私塾,略通詩書,及長被派為龍古鄉鄉長兼小學校長,自組保安隊打游擊,抗日反共。
抗戰末期,土共綁票家父,以束香燒燙其胸背,致體無完膚,又割掉左耳,勒索贖金,經伯叔賣田地贖回後,家父轉赴青島發展。
家祖父熱心公益,廣結善緣,卻淪為共產黨眼中釘,被清算鬥爭,民國三十六年被活活打死。家父為此自責,食不知味,夜不成眠。其時,他以「齊魯麵粉公司」駐衛警一職,養活投靠他的親友十餘人,內外交迫,身體日衰。
民國三十七年華北情勢吃緊,家父先安排伯父及兩位堂兄赴臺,進入四四兵工廠擔任警衛和炊事,又請託親友安排家兄開北隨船來臺,家父母則帶著一家人於三十八年隨政府抵臺。
來臺後,家父因肺結核住院三年半。出院後借貸讓失學的家兄和我復學,半工半讀,鼓勵我兄弟分別考進船員訓練班和政戰學校。另為任職兵工廠的兩位堂兄付聘金完婚,維繫以伯父為主的大家庭,家父續賣包子、饅頭償債。
從親友處得知,當初清算鬥爭我家族的人也來到臺灣,家兄意欲報仇。但家父勸說:「他們也是被騙、被逼著做的,我們若以牙還牙,冤冤相報,世界將永無寧日。」化解了家兄報仇的衝動。
之後,家父母申請公車售票亭以維家計,每日十六小時,全年無休,冬冷夏烤。直到六十一年體力漸衰,將票亭轉讓。家父母回家安養,成為我兩兄弟六個子女的保母。民國七十年,家兄開北任職油大管輪,我任國防部警衛隊上校隊長,負責蔣總統經國先生的安全,妹紹芬任淡江大學圖書?組長,家父經評選為全國「模範父親」。
家母中風後,家兄辭去油輪高薪,返國照顧父母,因事親至孝,七十四年榮獲全國「孝悌楷模」表揚。七十六年我升上校十年,萌退伍之意,但家父說:「你和啟鸚夫婦倆,皆國家培育,現均為上校,夫復何求?若錢不夠用,可將每月侍奉父母的養老金停止。」我立即領訓認錯,打消退伍之念。
七十八年十月,家兄病逝,我抱著大體和在場家人哭成一團。含悲回到家父母處,原想隱瞞死訊,家父卻說:「告訴你時已知病故,怕你們慌亂沒有明說,處理妥當就好了。」又說:「振東、啟鸚,你們很有福,哥哥一走了之,若是癱了還要照顧他一輩子,更要恭喜你們多了四個子女。」讓我們自動負起養育子侄的責任。
自七十八年至八十八年時,四位侄兒女的學費、生活補助費,均由家父轉交,以祖父之手給孫輩費用,不增心理負擔。所住的房子是內人購買給家父母住的,由孫輩陪住也是自然。家母於八十五年往生,家父面對子孫未顯哀悽,私下卻對我岳母落淚,訴說家母對全家的貢獻與對她的懷念。
九十年間,家父說:「雖然你們夫婦撫養哥哥的子女,啟鸚並將所購房屋供她姊弟四人居住,但畢竟不是他們自己的房子,我若閉眼對不起她姊弟,也對不起列祖列宗。」我含淚對家父說:「請爸爸放心!我們會完成您的心願。」
之後,家父在四四東村的房屋拆除,獲優先承購權,經以侄兒名義價購,頭期款一百四十萬元由我夫婦支付,分期付款由她姊弟分攤。辦成遷入後面報家父,老人家口頭稱「好!」。子侄們不辜負祖父的愛心,學業、事業、家庭均各有成就,家兄若知,必含笑九泉。
民國九十五年,家父於睡夢中安詳辭世,國家折損一位板蕩忠臣,社會少了一位模範父親,子孫輩們更痛失和藹可親的父、祖。如今,家父已仙遊十年,我們追懷他的言行,特此撰文紀念。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