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地勤英雄

提供者:劉先昌

民國50年蔣公巡視RF101與有功人員合照右一為機工長
民國50年蔣公巡視RF101與有功人員合照右一為機工長
清晨四點半,台北松山機場專機中隊停機坪前,C-47專機的引擎聲「隆隆」作響,機械士官長劉班長做任務前檢查,一切OK後,駕駛將飛機滑行至跑道頭,得到塔台允准後,由跑道滑行加速,拉高機頭直上雲霄。飛機在台北上空繞行半小時,測試飛機各部性能都正常後,隨即降落滑行至貴賓室前,等待六點正赴金門前線視查的高級長官登機。
  這是空勤機工長最後一趟任務,三天後他就達限齡限役退伍之日。但是按著班表,他仍隨專機前往金門,盡到處理機械突發狀況職責。松山基地指揮官安排他為飛行員做一次演講,總結他在空軍四十二年又六個月的心得。他對各型偵察機瞭如指掌、維修經驗也極豐富,但仍利用三個晚上準備講授資料;他知道,以他在空軍的年資與經歷,基地飛行官包含高級長官對他都很尊重,但是人不能倚老賣老,藉年資托大。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飛機修護技術是他的專長,他沒有一天不競競業業面對他的工作,這是為什麼他能持續在偵察機及黑貓中隊,以至到後期榮調專機中隊,始終被長官視為機械修護尖兵的原因。
  飛機穿出雲層平穩的飛行,機上的空勤雇員為前排長官遞送茶水,也為他倒了一杯熱茶,他點頭表示謝意。他回想在空軍經歷的一切,幾乎可以寫成大半部中華民國空軍史。

  他的思緒回到了四十二年前,也就是民國二十九年,由上海來的漢陽兵工廠十七歲技工,經過考試錄取了位於湖南芷江的「中華民國航空委員會第二飛機修理廠」機械士,自此終其一生身為空軍一份子,為維護國家領空安全的戰機努力。當時該廠以修理俄製I-15、I-16驅逐機及SB輕轟炸機為主。
  隔年民國三十年,在八一四空軍節與河南籍閻女士完婚。他仍然記得,連婚宴當天,都如同對日抗戰般的驚天動地,因為花費十二元席開二桌的婚宴,上菜至一半,警報聲突然大響,日軍炸彈已投至飯館附近,賓客匆匆離席躲避警報,待警報解除後,賓客已離去,宴席也只好收攤了。
  婚後不久,他即奉調至雲南昆明「航空委員會第十飛機修理工廠」,維修以陳納德將軍率領的「飛虎隊」所使用的P-40 戰鬥機,一直待到民國三十四年才結束。這段期間,家裡已添一女一兒,但緊張忙碌的工作,使他不得不把家小托負貴陽妻子娘家。這一年的二月他與家人分別,獨自一人趕赴印度腊河的空軍官校初級班,負責維修PT-17教練機,這一待就是四個月才返國。
  他回憶,自印度腊河調回國內後,上級命令他到四川遂寧空軍「十二偵察隊」報到,自此開啟與偵察部隊的不解之緣。此時妻子帶著長子來到遂寧團聚,長女留在貴陽由娘家照顧。就在這一年,傳來「大旱如望雲霓」的好消息,歷經八年的艱苦抗戰終於得到勝利,他隨即調往北平南苑機場,此時次女在北平呱呱墜地,他沉浸在國恩家慶雙重喜悅當中。但是好景不常,晴天闢靂消息衝擊他們平和的生活,國共內戰全面爆發,只得再度送家小回貴陽,自己再隨部隊前往東北瀋陽駐防。

  「各位長官,我們已抵達金門尚義機場,現在即將下降,請各位長官扣好安全帶,謝謝。」
  廣播器傳來機長的聲音,大家檢查安全帶確實扣緊,此時飛機翩然而下,平穩的降落在跑道上滑行,速度減慢後一個轉彎,飛機已停妥在候機室前,侍從官逐一引導長官下機,他則與駕駛交換飛行情況,查看一切機件都穩妥順當,於是下機走到休息室待命,等候長官視察防務後再飛返台北。

  民國三十六年三月東北遇到驚險一幕,讓他差點人生軸線因此改變。三月的東北仍未完全解凍之際,他奉命帶著助理搭空運專機前往長春,搶救故障的RF-38偵察機,當故障排除該機順利飛離後,戰局變得險峻。此時共軍部隊已接近大房身機場,他與助手因此被困在機場內,情勢危急到幾至絕望之時,蒙上天開恩,適巧中央派出一架C-47專機,接迎東北地區國大代表到南京開會,因機場已被共軍包圍,東北行轅主任下令守軍務必將敵軍打退五華里,俾便專機能避開共軍火砲作短場起飛,他與助理幸運搭上這架專機,在砲火煙硝中撤離長春,終於安全歸來,而隊上早已傳出他們陷落敵區被俘消息,兩人衣物已被單位收繳。
  民國三十七年戰事吃緊,他又隨部隊撤回南京大校機場。年底徐蚌會戰,空軍第一大隊B-25輕轟炸機駐防徐州,大隊長時光琳親自駕駛B-25到南京將他送至徐州,以檢修故障飛機;在空中他俯瞰共軍包圍了整個徐州城,在城外挖了許多條又深又寬壕溝,使國軍戰車無法突圍,守軍苦守待援、命在旦夕。
  該年年底,懷胎的妻子帶著長子及次女隨眷屬們,從上海搭乘大江輪赴台,因撤退匆忙,長女竟被留在貴陽,自此父女長期分離致成遺憾。大江輪經三天三夜到達台灣,眷屬於高雄下船後再搭火車抵達桃園,由空軍安置在日本投降後留下的營房,後來改稱為「空軍桃園建國四村」,他則與十幾位同仁留在南京大校機場,繼續搶修二架故障RF38偵察機。
  當時共軍已佔絕對優勢,而徐州與南京淪陷已是遲早的事。機械士們只想著能多搶救一架飛機就能為國軍多保存一分戰力。但是當時資源缺乏,最後連修飛機的零件都欠缺,但是這兩架RF38偵察機潤滑油箱被子彈打穿,以致無法儲油。如果潤滑油滲漏,機械就會故障,在空中立刻就會發生危險;在時間逼迫之下,一位機械士突發奇想,何不嘗試用口香糖來填補這些彈孔,正好有人帶著數包青箭口香糖,於是分給眾人,大家放入口中嚼軟,再混合沙土將它填入彈口,一連貼了好幾層,然後再將飛機駛往高空,利用寒冷空氣將混和物凝固,幸運解決滑油滲漏問題。最後終於在三十八年二月,由飛行員王德輝及另一位同僚安全飛抵台灣。因為冒險犯難搶救飛機有功,飛行員及機械士們獲得高層獎勵。

  在金門尚義機場休息室內,機組人員閒聊著,他們關心的詢問即將退休的機工長,問他解甲歸田後的安排。他回答:「老友、老本、老嗜好不能丟棄,每日保健身體一定要做。」迄今他已六十歲,仍然身強體健,腦筋思路條理分明,尤其對歷歷往事記憶猶新,但他並沒有寫回憶錄的計畫,或許會為兒孫講述這一生特別的經歷吧。

  他再次回憶:民國四十七年晉升為一等一級士官長,在士官階層中已屬最高位階,接觸的各種偵察機機型如RF-38、RF-51、RF-84、RT-33、RF-86、RF-100等在維修技術上已臻頂尖,他將技術傳授給年輕機械士們,希望空軍機械修護能力始終保持優良傳承,此時他的家庭,已增添了四男二女新成員,成為十口之家。
  民國四十八年,一項特殊任務降臨在他身上。當年為維持台海空優,蒐集大陸各項情資,美方優先提供最新RF-101「巫毒式」偵察機佈署桃園基地,身為優秀機工長的他,被上級指派到琉球美軍基地,接受二十週RF-101維修訓練。他精進學習,標準作業手冊努力熟記,期為空軍蓄養維修技術以增強戰力,獲得極佳成果。四十八年十一月,RF-101新機由琉球飛抵桃園機場正式服役。受訓期間領有訓練津貼,在當時薪資微薄情況之下,這份津貼對食指浩繁的家庭有著很大的幫助。

  赴金門最後一次任務返回後的第二天,空軍松山基地指揮部大廳,坐滿了中青代飛行員,指揮官要他對飛行軍官們講授「發動機維修原理」相關理論與實務,獲得飛官們的讚揚,咸認為這是非常受用的講課。課程結束,指揮官做結論時,感謝機工長四十二年來為國家所作的貢獻,空軍能在台海上空始終保持空優,保障國家安全,機工長的付出印證「空戰出英雄、地勤一半功」的道理。這場演講也是他在空軍部隊所作的最後貢獻。
  民國九十八年,黑貓中隊前飛行員葉常棣與夫人由美返台,機工長在桃園竹園餐廳訂了十五人座包廂,宴請他們夫婦,機工長五位兒女均同席作陪。他與葉常棣教官,從同赴琉球接RF-101偵察機起,再同為黑貓中隊同僚,彼此交情已達五十年,如今再敘當年風雲往事,兩位已逾八五高齡老人思緒與談話,再度被帶入六○年代往事當中。

  民國五十年六月,RF-101第一次擔任偵照任務,由十二中隊飛行員葉常棣駕駛。他以超低空飛行,完成大陸東南五座新機場偵照任務。由於首次任務極為成功致成果豐碩,先總統蔣公由空軍總司令陳嘉尚上將陪同,特別於桃園基地召見有功人員,並與飛行員、機工長及照相士於該機前合影留念。這張具有歷史意義照片,除贈送每人一張留存外,並收進空軍軍史館檔案室保存,能與領袖合影,是他引以為畢生最大的榮耀。
  五十二年他將長子送往陸軍官校就讀,克紹箕裘的傳承軍人世家為國奉獻精神。他則在五十三年因各項考核優異,入選至新成立的三十五(黑貓)中隊,擔任U-2高空偵察機「地面裝備士官長」一職。五十五年再調派為該中隊美籍經理U-3行政機之機工長。與美方人員同為該隊特種任務效力。在隊期間,他與空軍烈士陳懷生建立深厚感情,為感謝地勤人員在修護技術上的付出與專業,陳懷將他所獲第一屆國軍英雄錶轉送機工長,寫下一段空地勤人員惺惺相惜佳話。
  民國六十三年,三十五中隊(黑貓中隊)解散,其中美方U-3行政機撥交專機中隊,於是他又調至松山基地指揮部,負責U-3行政機的維護,由於該機載客僅三員,實用性不高,空軍轉贈逢甲大學航空系。經機工長拆解包裹,再以拖板車運送至該校組裝完成,對該校航空系學生助益甚大。U-3任務終止,機工長被調至C-47專機任空勤機工長,直到民國七十二年,已屆六十歲退役最大年限,經申報退伍核准,從民國二十九年進入空軍以來,直到退伍一共任職四十二年又六個月。

  機工長退伍已經六年了,他退而不休的擔任眷村自治會會長,每日處理眷戶各項大小事情,忙得不亦樂乎;老伴則照顧孫子及外孫三人,每天含頤弄孫自得其樂。家中的房舍報請空軍總部核准後整修,將後面自建舊屋拆掉重建,使老舊廚房通風實用,客廳飯廳也寬敞開闊。二、三十年了,十口之家就靠著十餘坪大小的眷舍撐過來,委實不容易。老眷舍仍保留不動,作為他和老伴的臥寢,清靜適宜,這間眷舍是他們的根,儘管村子許多老同事已出外購屋搬離,但是他們習慣了眷村生活,還是守著這個老家。
  兒女長大後自立門戶,但每日都會回來吃飯、接送孩子並看看家中二老。他的七十大壽是在孩子家辦的,請了民俗藝人表演「說唱藝術」及口技,自家人下廚辦了五桌酒席請村內老友共聚一堂,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爸!報上有大姐找我們的消息!」。
  民國七十八年中秋節前一天,小兒子一早翻閱青年日報,看到密密麻麻的一則尋人啟事上寫著:「劉月琴尋找爸媽弟妹。父劉OO上海市、母閻OO河南安陽、弟劉OO、妹劉OO,見報請聯絡彰化榮家范OO、電話:XXX-XXXX」。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震動了全家,機工長立刻聯絡遠在嘉義團管區任職的長子,與老兵范先生聯絡,全家沉浸在喜見親人消息的快樂當中。
  這一年的中秋節,老兵范先生從四川自貢長女託付的信件與照片,由長子從彰化帶回家裡。自民國37年就分別的長女,當時才只有三歲,現在已經四十八歲了。由信件中敘述,她是由姨媽帶在身邊長大,自小她不知情的稱姨父姨媽為爸媽,直到十七歲姨媽過世,舅舅才揭開事情真相,自此她沒有一天不想著如何找到親生父母。今年的中秋節有了確切的消息,全家算是團圓了,當晚,機工長寫了長長的一封家書,詳盡敘述了在台灣生活及家人情況,好讓遠在四川的女兒放心。隔年季候轉暖,他開始採購禮品及購買機票,預備儘快帶老伴飛往大陸探視數十年不在身邊的女兒。
  民國八十年老妻榮獲台灣省政府模範母親,赴省府接受表揚。八十四年長女由四川自貢來到台灣探親,在家中晚宴上她激動的訴說思念家人心情,也提到與父母親第一次在雙流機場見面,媽媽出來一下子就抱著她不停地說:「孩子,不是我們不要你,不知時局成了這樣」;又說:「媽媽每天晚上關門,都好像把妳關在門外一樣。」現在家人終於團圓了,人生再沒有缺憾。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時光來到民國一○五年,機工長業已高齡九十三歲。他仍精神瞿鑠,活動力不衰。村中許多老人逐漸凋零,後事多由機工長出面處理,令家屬心懷感恩。桃園榮服處有鑑於他多年來服務榮民,特於榮民節大會上表揚,並頒發「模範榮民」獎狀以資鼓勵。
  建國四村老家已在十年前搬遷後拆除,政府新配的房舍在桃園陸光新城。桃園空軍基地「四○一聯隊」早已調防花蓮,軍用機場舊址雖仍保留,但已交由民航局托管,而這一片空域也成為國際民航班機通道,不再有戰機巡弋。那個保護台海,戰備不歇的時代已經過去。機工長經常參加十二偵察中隊老同事聚會,以及三十五中隊為「失去的黑貓隊員」所辦的歡迎會,他開心的與老同僚們敘舊。他一直以身為榮民而驕傲,從眷村老家帶到新家的「最優修護楷模」、「忠勤三星獎章」、「模範榮民」及其他十餘座獎章是他畢生的榮耀。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