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出生戰亂 從小流亡 投考軍校 齊心抗日

馬賽先生攝於陸軍官校12期
馬賽先生攝於陸軍官校12期
問:請馬賽先生您先介紹一下您原生家庭的背景。
答:我一出生就是北伐,接著就是抗日,然後國共大戰,一天到晚在戰爭裡面,所以不提還好,提起來傷心。一開始抗日,我的父親就打游擊去了,我就沒有父親了。我7、8歲就開始跟著部隊逃亡!前面的事情都已經記不到了。我回大陸兩次,找不到一個親人,我找到的人都不認識,我說請他們吃飯,一來,來一百多人,都說是我親戚,我一個都不認得,真滑稽!因為我是獨生子,所以我這一生都是很孤單,在這裡奮鬥、受訓、做事,都是自己一個人。即使到現在我有兩個兒子,我仍然不靠兒子。

問:請您談談那一段跟部隊逃亡的情形。
答:日本人大戰的時候,就跟著部隊走啊!部隊撤退,後面的老百姓都被打死了。後來我就到西安念軍校。在西安才有意思,我們有四、五個流亡的小孩,我考到軍校了,他們幾個沒考上。結果毛澤東在那招生,不必考試叫「抗日大學」,他們都去啦!五個小孩,四個都去了,就是我沒去。事後他們回來找我,他們說「那邊好、那邊好,他們那邊什麼自由戀愛,又是摩托車院(機械方面)、魯迅藝術學院,校長是毛澤東。」我說「算了!我在軍校不能走,我一走變成逃兵了。」所以我就沒去。所以說這個人啊!在那個時候一條路,你走錯一下就一輩子。我讀軍校以後,第一次出來被派到川軍,打日本人,那是民國31年的事情。

問:您當時跟軍隊逃亡是自己一個人嗎?
答:當時我還是小孩嘛!跟著特務長,特務長很喜歡我,老跟別人說:「這個小孩跟到我、跟到我。」那個時候家人已經找不到了,都打散了,我就幫特務長揹一個算盤。特務長就是在連裡面管吃的、管喝的、管錢的,一個連有一個特務長。

問:當時報考軍校考試的內容是什麼?
答:他主要就是看你的身體,他當然有許多的問題,我記得那時都是口試。有的小孩就答不出來!當時在西安,我考過兩個學校,一個軍醫學校,考不上。因為都是些鄉下土包子,哪懂什麼英文?ABCD都不知道,所以根本就沒考上。軍醫學校第一個就是要懂英文。第二個我才考到軍校,當時軍校校長是蔣中正,我現在還有當時的配劍,那個配劍只有抗日軍官才有,在臺灣找不到,是蔣中正校長給的,一看那個就知道是打過日本人。

問:您還記得在開學典禮上,校長和師長激勵的話嗎?
答:我們校長的每一句話都是鼓勵啊!教育長也是鼓勵,這個可記不到了。抗戰時候大家同心協力,都是一個目標「擁護蔣委員長,抗戰到底」,就是這句話,那時候都叫他「蔣委員長」。大家都是一條心,抗日!黃埔精神就是親愛精誠啊!唉!這不要提了,現在很多人根本就沒有黃埔精神,都賣官了,拍馬屁!現在黃埔精神幾乎都快沒有了。我們也退伍了,我們也管不了。

問:考進軍校您的心情是怎麼樣?
答:興奮啊!我們能夠進入軍校光榮得很,年紀這麼小哪是你要進入就可以進入軍校。我到軍需學校時也是年齡最輕,到現在我們的同學幾乎都死了,都是8、90歲,90多歲的好多。

問:當時軍校的課程安排和體制是如何?
答:軍校大概要念一年半。我們在軍校的時候,那才苦喔!一年兩套服裝,一套是草黃色的、一套是灰色的,棉衣是灰色的。你沒有第二套,每天打野外,太陽一曬,草黃色都變成白色的了,做勞動服務,那衣服都破掉了,也只能縫補!到處補!所以那個時候穿不到幾個月,每一個人身上衣服到處都是補丁,那腳上穿著草鞋。那時候生活很苦,但是精神很好,大家不以為那是苦,因為大家同仇敵愾要打日本人。
在軍校不守紀律有一個處罰叫「抗日」。我告訴你什麼叫「抗日」;兩腿半蹲彎,站著,兩個手舉起來,對到太陽,叫「抗日」。你站不到一刻鐘就昏倒了。現在這個名詞都沒了,現在軍校舒服得很,哪裡有這個。

問:在學校的伙食如何?
答:這說起來很好玩,一盤菜六個人吃,飯還沒吃完菜沒了。有的同學他就來個搶菜,搶著吃,那個時候給他起了個名,叫「菜狼」、「菜虎」。可是有一個同學就看不慣,你搶我的,我拿走!我們有個口號叫做「菜狼、菜虎,就怕菜端」。哈哈!他把菜端走了,你還怎麼搶?想起那時候也是好玩。看看那照片裡大家穿的是什麼服裝?連粗布都不如,抗戰時後的帽子還帶符號。

問:您還記得在學校有沒有對您比較好的師長或學長?
答:那都很好。

問:可以跟我們描述一下軍校的生活情形嗎?
答:我覺得長官、同學,大家都相處得非常好。雖然是窮苦,但是精神好。尤其在軍需學校,我們都住在西安,我住的地方就是從前考狀元、考秀才的地方。離開軍校我就去抗日,不到半年我就轉入軍需學校。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