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入川軍 畫漫畫 搞文宣

軍需學校學員班12期照片
軍需學校學員班12期照片
問:當初蔣公創立黃埔軍校,曾經「聯俄容共」,軍校中有共產黨員嗎?
答:有,國共聯合,有這麼一段,後來才發現不對,就來一個清黨,把所有共產黨都殺掉。那個時候殺人不當回事,所以毛澤東在延安一直離不開,住在窯洞裡。清黨的事情,我們學生哪管得了那麼多,畢業就派出去了。我們是小孩子嘛!哪懂得什麼是共產黨,什麼叫國民黨,那時候根本不懂這些。

問:您後來有聽說有老同學在文革時代遭批鬥嗎?
答:文革我已經不在了,我過去的老同學,他到了共產黨那兒還寄照片給我,戴著共產黨的帽子。

問:您記得當時在大陸日本人的行為嗎?
答:這個太多了,我看到日本人欺負中國人、殺中國人,沒什麼好談的,我對日本人一向沒有好印象,所以一提到日本,我現在都不舒服。那就談到我以後的事了。軍校畢業以後派到川軍,川軍不到半年,在民國32年時候我就轉到軍需學校,33年初畢業。

問:請您談談畢業之後加入川軍抗日的經過。
答:川軍我們那時有一個外號——「三槍牌」,什麼叫「三槍牌」?第一個,他有個步槍;第二個,他有個屌槍,男的嘛!第三個,他有一把煙槍,抽大煙的煙槍。所以那時候一聽說川軍啊!就是三槍牌!但是他會打仗,大煙一抽,打仗打得厲害得很,日本人很怕川軍喔!因為抽了大煙就會興奮,就會不要命地打。

問:在部隊中有受訓練嗎?
答:部隊是說打就打。平日就是操啦!有一點操,那與我們無關,我是派到師部的教官,給他們上上課。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多少東西,給他們上課,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到各營去畫漫畫,那時候才10幾歲,我都自己學的。

問:您當時在川軍的戰區是在哪裡?抗戰時您們身上的配備有哪些?
答:我打仗時候是在河南新鄉,我們住在一個山裡頭。那個時候大家都窮得很,所以有一句話「聽見皮鞋響,必定是管長。」因為我們學生都沒有皮鞋穿!畢了業,做了管長,才發給你一雙皮鞋。
身上的配備就一支老步槍,我記得我剛進去軍校,槍比我還高;我站在那兒拿著個大槍,穿著五號的衣服就像大掛兒!那時候是最苦的時候,想都沒想過怕。哪像現在的軍校啊!我的天啊!皮鞋擦得啵兒亮的,穿的衣服多筆挺。

問:您有與日軍正面作戰嗎?當時中日軍力的比較如何?
答:我沒有正對面打,因為我都是在師部,那個時候我專門被派到各營裡面幫他們上課、畫漫畫,所以我沒有直接跟他們打,都是營裡面打。
至於兩邊軍力,我們比不了,日本的火力太大,我們比不了,但是就是精神好。我們都在山裡面鑽來鑽去,日本人找不到。那時候我記得營長講話,他說:「你龜兒子不聽話,我二天罰你去看話劇。」二天就是明天,為什麼看話劇叫罰呢?那個師部派了個話劇隊,到營裡面演話劇。於是那政治部主任就跟他們講「你們演話劇要說國語喔!」可是都是四川人,他不會說國語,叫他們說國語啊!那聽了真難過!結果台上演話劇的人,自己演了半天也不知道在演什麼,下面看話劇的人,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在看什麼。於是人都跑掉了,等到話劇演完,下面都沒人。這個話劇隊隊長就跟司部主任報告:「他們都不來看,我們去演沒有用嘛!」這主任就跟營長說:「你們要派公差!一定要看。」這個營長就帶他們去,後面都站著衛兵,不准走!所以以後誰調皮搗蛋,就專門罰他去看話劇。那話劇演完了,前面坐了一個班不走,那個話劇隊長就對那個班講,你們真是我們好的觀眾!已經演完了你們還在這裡。結果那個班長說什麼?他說:「我們是派來拆台的!」哈哈哈!他還以為是知音呢!所以說想起當年部隊的笑話,真是的。你不要說國語說川語嘛!大家都四川人嘛!他主任規定說國語,可是他說不好啊!軍隊裡都是四川人,你不會說川話不行。

問:您加入川軍半年就到軍需學校,軍需學校主要是學什麼?
答:因為軍需管錢的嘛!所以軍需學校畢業的人,就神氣得很,為什麼?有一句話叫「窮書記,富軍需,屌兒啷噹的軍醫;指導員吹牛皮,副官拍馬屁。」抗戰末期那時候實行軍需獨立,所以軍需人員那個時候可神氣啊!連討老婆都方便。我幾乎這一生所待的部隊都很神氣,抗戰勝利以前我就在戴笠先生的訓練班,叫做軍委會中美合作所特種技術訓練班,這批訓練畢業生稱為華北先遷軍,就是敵寇作戰,我在西安連著受了三個訓。後來我們從西安出來,一路到河南,再到徐州,因為是戴笠的部隊,一路神氣得很。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