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蒙古野性基因 鍾愛野外求生與自然 熱衷保健 蒐藏靈石

馬賽先生著作
馬賽先生著作
問:您第一次從事野外求生是去哪裡?
答:大概是在48年到比亞毫,這是一個宜蘭到台北縣的盆地。現在登山的人把那裡當作探險,那時候是我的訓練基地,所以不能提,特戰部隊又不能公開,它的周圍都是水,中間有一個小島。最有意思的就是有一個班,涉水過去到那小島上住,一上去,那小島上都是蛇!為什麼?因為那蛇一上去就下不來啦!牠就在上面一代一代地生存。我說「太好了,這次你們有吃的了。」我一看,怪怪,都是蛇,真不知道要抓哪一個!我說這簡單,先抓到一個,把牠嘴巴捏開,把牠尾巴插到嘴巴裡頭,然後放到地上牠就跑不掉了。就這麼抓一個、插一個,後面又一個拿著口袋,往口袋裡頭裝,就這樣裝了一大堆,那吃兩天還吃不完,很好玩。

問:您覺得在野外求生的過程中,最有趣的部分是什麼?
答:就是吃野味,等到你吃上癮的話,還會想再吃。我記得楊森在的時候經常找我,他說:「來!我們一起上山去,找點野菜。」他就喜歡找我去一塊兒吃野菜,野菜有許多很好吃,它的根、它的莖或是上面的花,不過要懂哪個部分能吃、不能吃,不懂不行,那會中毒喔!

問:您認為何謂野外求生?經驗中有沒有連你都難以掌握的狀況?
答:野外求生並不是在登山計畫中,說實話沒有人願意在登山的時候來幾天野外求生,這都是意外發生。到了山上,這裡頭學問大得很。比如說走在邊邊上,尤其那個雪岩啊!表面看起來是平的,底下卻是空的。尤其那個奇萊山,最危險了,一腳踩不好,就掉下去了。玉山也常常有人掉下去!掉下去就找不到了,因為下面都是雪,白茫茫的看不到。有一次,我住在玉山的排雲山莊,那管理員跟我講,曾經有個女孩子叫梁麗靜走到風口的時候掉下去了,這時候有個男孩子蕭光泉去救她,結果他也掉下去了,兩個人再也找不到了。說到這個很奇怪,管理員說這兩人死了之後,有一天晚上半夜,外頭有人敲門要投宿,他想這麼晚還有人啊?一開門,不見人了,嚇了他一跳!哈哈哈!有時候我們晚上睡到路邊上,只能睡一個人的小路,睡到半夜有人過來說:「不要擋路!怎麼睡在這兒?」睜開一看,沒有人。這些事登山的人常常遇到,沒什麼了不起。我遇到過,我不理他,明知道半夜不會有什麼好事。

問:您認為野外求生與大自然的關係是什麼?
答:一個人越是到大自然,越感覺到自己的渺小。所有大自然的東西,都有生存的權利,所以我們到大自然,不要見什麼就破壞什麼。在野外我們吃東西也是萬不得已,為了維持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們吃蛇、吃青蛙,這都是為了求生,平時不要傷害牠們。尤其我勸大家,不要見蛇就打,為什麼呢?蛇類現在生存的空間越來越小,我們大家為了發展,到山上去開山、種蔬菜、種檳榔,這些蛇都沒有地方生存了。所以現在我都勸大家,蛇在自然界也是個很美麗的東西!你看牠走起來優優雅雅的,身上的花紋多美;所以愛自己,也要愛大自然。我們跟大自然相處也是因為愛它、了解它、認識它,你才能夠享受它。野外求生的目的就是這個,讓大家認識大自然、接近大自然、了解大自然、愛護大自然,才能夠享受大自然。

問:野外求生畢竟是危險、辛苦的,您為何鍾情於此?
答:這個說起來可能是遺傳。我父親是蒙古人,日本人一來他就打游擊去了。現在看到些有關蒙古的影片,蒙古人都野得很!

問:您是何時退伍?
答:我退伍的時候是民國61年。我退了兩年才退下來,人事官來找過我好幾次,不給我退,他說:「馬教官!你資歷太深了,你老擺在一個中校不行!你要升級!」我說:「升級,你給我升啊!」他說不行!規定要到參謀大學去受訓,參大畢業才能升。但是我一去參大,我的研究工作就整個完了,我希望一直守到這個工作所以我就不去。最後費了好大的事才終於獲准退伍。我退休時,公家給我租了個房子,在情幹班的外面,有一個大院子,我種了很多的野生植物,給我裝了個電話,派了個士官,發餉的時候,我叫士官拿著我的私章去領就好了,我連辦公室都不去。大家都說:「馬教官,你還退什麼?你這跟不退一樣。」可是我不能不退啊!我退了以後我是全國的專家,各個大學我都去。在情報局就被管制。

問:所以您那時已經知道自己退伍之後要做些什麼了嗎?
答:就是野外求生啊!我人退下來反而更忙,這個學校找我,那個學校找我。我當初到輔仁大學登山隊的時候,我問隊長是哪個,有個女孩說:「我是!」我一看瘦瘦小小的啊!「什麼!妳是隊長?」她跟我說:「你不要看我個子不高,登玉山我第一個先上去。」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我跟他們在一起,根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年齡了,他們都是10幾歲、20幾歲的年輕人。後來還有人找我,我不去了,我說「我都80歲了,我還帶你們去?我上一半我就垮台了,那我一生功力就完全破掉了。」我現在是專家,我的名字大家都知道,我要是上去一垮台不就完了嗎?所以經過考慮,我不去,上課可以。比方台北市軍事教官訓練、強恕中學請我去上課,而且我只去上課,別的我不去。

問:您退伍之後研究的重點是什麼?
答:我現在專門研究保健,針灸、刮痧、拔罐。經常有人到我這找我啊!我研究氣功,我每天都練氣功,你看我的氣色就看得出來。年紀大了,就看自己如何安排自己,不要跟年輕人一樣。今天登那個山、明天登那個山,腿也不行啦!上樓梯都感覺到累了,真的!

問:您是什麼時候開始蒐集石頭?
答:這個也是從我野外求生開始的,路上看看這塊石頭怪好,看看那山也怪好,這塊石頭有點象徵,就把它搬回去,一開始搬小的,慢慢地開始搬大的,後來搬不動,就叫助教幫我搬。我上面一排都是獎品,都是石頭得的。每一次展覽會,我一拿出去就得獎。後來我的女兒在福和國中,每天就叫她給我搬石頭。我的女兒搬得手臂跟男的一樣,腕力好大,她兩個哥哥就受不了,不要給妹妹搬石頭,搬得不像個女孩子了。她跟人家打架,力量大得很;她攀岩、她玩蛇,女孩子都怕蛇,她不怕。

問:蒐集石頭最大的樂趣是什麼?
答:每天看見它,第一個會有個安定感;第二個它有生趣,看它上面長了草、長了什麼,會讓我們感覺到心地開闊。玩石頭玩久了都一樣,對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沒興趣;比方說我過去跳舞,我現在都不跳了,個性完全變了。以前我石頭是擺在樓上,後來有個人到我家來,他說:「你那樓上是誰的?」我說是我的啊!他問說能不能參觀一下,後來他上去看了看,再下來看看我的客廳,說:「哎呀!太可惜了。你樓上的靈氣好大!你沒有把它引下來啊!」所以我就把石頭通通給搬樓下來。花結義,草會意,石頭有靈氣。不要以為它只是塊石頭喔!它有靈氣的!你不愛它,它就長不好;任何花,任何盆景都一樣。你看看養盆景的人,一天到晚把精神放在那裡,它才長得好,石頭也是。
我跟石頭有互動,我每天喜歡它,它知道,它也給我一種安慰。這個靈很難解釋,它屬於超自然的力量,不是圓的、方的、白的、黑的。人也有靈,人的靈在內裡,靈外面是魂,魂外面才是肉體。我過去演講,我就特別講過這個四度空間,一度空間是在地面,二度空間是在水中,三度空間是在空中,四度空間在哪裡?意念中。阿姆斯壯去過月球,他現在在家裡會不會想到月球?你想想你在高中的時候,你一想馬上想到,對不對?這個意念是超自然的,看不見的。每一個人都有,意念是陰性的物質;你看現在憂鬱症為什麼看不好?醫生也沒辦法,因為它是在陰性物質裡面,在你的心思意念裡的,不在肉體上;所以憂鬱症越來越厲害,如何解釋和治療現在還不知道。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