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加入青年軍 特準神射手

直到訓練2個月之後,開始打靶,那個時候重機槍一個彈袋有500發,你只要一扣那個板機,那500發就都打出去了,打了之後就要選神射手,結果打靶之後,我就是神射手,為什麼?因為我在測量學校念了一個月,我就用那個測量儀器,蔡司經緯鏡,蔡司經緯鏡就是三點對準目標,我就懂這麼門竅,所以我瞄準重機槍後,把他固定,一扣板機,一發中就發發中,所以大家說我是特準射手。所以我就由最後一名跑到第二名,前面是班長,我就是射手,這個是在青年軍的那一段。
一直到民國34年10月,我們青年軍202師就奉命準備開到湖南,就在我們急速行軍,一天要跨步行進要走一百多里,就在行進的當中,突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日本無條件投降。這個時候我們在行軍,由四川準備行軍到湖南打戰,就沒想到在行軍的當中,日本就宣布無投件投降,大家都很高興,但是我們不高興,為什麼?因為我們一身的武器,學了一身抗戰殺敵的技巧,藝高膽大,但是沒有用到,沒有用到怎麼辦呢?
這時候國家認為這十萬青年就這麼把他丟掉的話,太可惜了,所以就來了軍官教育,所以民國34年就開始一個軍官教育,就說你們是青年軍,我們政府讓你退休,就來個軍官教育,所以我們也接受1年教育,就在民國35年6月30號,為什麼現在有個63紀念日?就是紀念我們十萬青年十萬軍,退休的日子。
但是在退休的時候,政府就有四個大優待,就是如果你自願升學,替你找學校。如果你願意工作,替你找工作。如果你願意回家,就把你送回家。如果你要留營,就留到部隊上。那麼有很多選了留營,我選了讀書,因為我讀中學只有讀到初中二年級,所以我要繼續讀書。測量學校念了兩年半,等於高中資歷,所以政府就保送我去讀測量學校大學部十九期,要讀4年半,人家讀大學只要4年,我們讀大學要讀4年半,要多讀半年。為什麼?實習,也就是說你的學科已經夠好了,夠畢業了,但是你的外面的測量技術是不是夠,還要到外面去實習,你這個實習成績有標準以上才能夠畢業。所以我們讀這個大學很辛苦。那麼這一段是我由青年軍退休之後,成為學生的階段。
測量學校大學在蘇州,讀到1年半之後,到民國37年11月,共產黨就到了潼山,上海這一帶了。政府就馬上要撤退,就把我們測量學校要跟著國防部走,國防部到哪我們測量學校就跟到哪。
結果撤到廣州深圳,我們測量學校在這裡上課上不到半年,共產黨已經渡江,上海丟了,南京丟了,這麼一來的話,他們已經開始想廣州,我們長江上不是有很多要塞嗎?結果他們攻破了要塞渡了江,結果我們在廣州重要的機關就說要遷,那麼這一次遷什麼地方呢?就遷臺灣。
結果我們民國38年的6月,由廣州搬遷來臺灣。這個時候要到臺灣很受限制,我們全校,陳誠先生給我們三百個人。包括了師長,包括了學生,包括了眷屬,只准三百個人,多一個人也不行。我們坐那個登陸艇,在那個澎湖先登陸,看看你的人數是不是超過。
結果在澎湖住了一個禮拜之後,馬上把我們送到高雄,由高雄坐汽車到基隆,因為我們測量學校設在花蓮,所以要由基隆坐車到花蓮。測量學校大學部就在現在花蓮中學的校址,在花蓮就讀到大學畢業之後就分發,分發到製圖廠。這個時候國防部已經成立一個聯勤,我們分發在聯勤製圖廠裡邊工作。一直工作到民國61年,我都是在製圖廠畫地圖,做地圖,就是剛才你看的這種地圖。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