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蔣經國深夜視察無人知 盡責衛兵升排長

問:在馬祖兩年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答:那時我們快換防了,蔣經國到前方視察,有一次蔣經國先生半夜跑了去,他坐了個漁船圍著北竿轉了一圈,登不了陸。結果最後船家告訴他有一個地方可以進去,那地方就在南竿的工兵營下面,那裡的水不深,他把蔣先生送到那裡以後,船就退回去了。這時衛兵發現了問說「你幹什麼的?」蔣經國先生說「我是國防部的政戰部主任蔣經國」,這衛兵就站在那兒說「我不管你蔣經國、蔣緯國,蔣什麼國的,你給我站在那兒不要動」。
蔣先生表示這海水他受不了,結果這衛兵回他說「受不了誰叫你來的,你就在那裡等著吧,天亮了以後,我看清了你是蔣經國你才可以上來。」蔣經國沒有辦法,這個海水在褲腰帶了,也只好站在裡頭。他運氣好,剛站了沒好久,師長來了。師長接到報告說蔣經國到了南竿,在哪裡登陸不知道,師長就到處轉、到處查,到了工兵營,聽說在一個地方叫衛兵給堵住了,連長一聽嚇死了。政戰主任來了,竟然叫他灌海水不讓他上來,嚇得趕快跑去一看是蔣先生,就跑到海裡去,把蔣經國揹上來,然後下令把衛兵關起來。
後來,蔣經國問師部剛才那個衛兵呢?連長說把他關起來了。蔣經國說:「混蛋,混蛋,快快快把他請來,請來我要見他。」結果就把衛兵叫來了,問說「你什麼階級?」衛兵回說「上士」。蔣經國就問連長說「好,你們有什麼缺?」連長講我們缺一個排長,結果蔣經國就要連長安排衛兵去當排長。本來要被連長關起來的衛兵,這一下子蔣經國把他當排長去了。

問:因為移防就回到臺灣來?
答:對,回到臺灣來到花蓮,一到花蓮我就調陸軍步兵學校,鳳山的步兵學校第八期,受訓去了,畢業回到花蓮,正好趕上七三颱風。

問:受訓多久?內容是什麼?
答:受訓四個多月,二十四周,內容就是立正稍息,當兵的最怕立正稍息,那個最累。「打野外,小禮拜。」當兵的不怕打野外,到了野外就等於是禮拜天了,沒事,所以不怕你調皮搗蛋,就怕基本教練,一個一個在那出操,你逃也逃不了,這是當兵的兩個口號:「不怕你調皮搗蛋,就怕你基本教練。」再一個就是「打野外,小禮拜」,打野外就禮拜天了,打野外教練,那就舒服多了。

問:可以談談為什麼您回到花蓮時失去了一個升排長的機會?
答:沒有,這時候我是上士班長,第八期受訓,回來以後,遇上七三颱風,我的運氣不好,颱風以後,全團在花蓮的宮下,一個重兵器連,是三個中隊,三個兵器連,一個連只有一個班、一個排。限定編制,編好了以後,排教練,結果三個連裡頭沒有一個排長可以指揮,因為都還沒受訓,我這個時間剛受訓回來,剛學了就要用,要我當演習排長、野外教練。
這裡有一個插曲,我之後要演習無作用力砲攻擊,結果一個步兵連的連長,站在我的砲機後面,我就把紅旗一舉,停止射擊不准動啊!我就跟連長說要他快走開,他問為什麼?我說因為這個砲要射擊,他說:「你射擊是往前打還是往後打?我在後面。」我說:「我這個砲叫無座力砲,往後發火的。」但是怎麼講他不懂,我就趕快找副營長來,同副營長講,副營長說:「先調開,往左邊調。」調了一個排,空出一門砲的位置來,我說:「連長,你等著看著,我打一發你看看。」命令下去一發砲彈一打,這個連長講話了「以前的砲是往前打,這怎麼往後打啊?」因為無座力砲是兩邊平行的,這回他帶了一連跑了,所以一發砲彈打完了以後,師長劉明奎過來了問:「今天的演習排長是哪一位?」我就走上前去,他看看我就問我是什麼階級,我回答:「上士」,師長說:「你上士怎麼當演習排長?」我說:「報告師長,我們的排長都沒有受過這個訓,因為我剛剛步兵學校回來,團長知道我學過這個,他叫我來指揮這個排。」他說「你叫什麼名字?」我告訴他,當時他就告訴團長「回去查查看,這三個重兵連哪一個連有缺?把他放去當排長。」後來演習完了以後我高興得不得了,準備當排長了,但是我運氣不好,回來以後十三師編垮,師長自己調到馬祖當指揮官,我這個排長也就跑掉了。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