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年紀大決定到榮家安養

問:後來您為何決定到榮家安養?
答:因為年紀大了,店裡面的生意也不像過去。

問:到榮家安養後,有朋友來探望嗎?
答:我都不准他們來。現在我最大的乾兒子,是陸軍輕航中隊中校,李雄渾,是我大乾兒子。他的太太是臺大外文系畢業的,在高雄英語補習班當班主任。

問:為什麼不讓乾兒子來看您?
答:太麻煩了。尤其是他們一到門口還不准見,又是要登記又是什麼,囉裡囉唆。他打電話來,我不准他們來。我現在吃的奶粉就是他們買的,每次來都是什麼雞精啦、燕窩啦、桂格高鐵高鈣的奶粉啦。我不准他們來。還有什麼基隆的、高雄的好多,我乾兒子乾女兒七、八十個,香港那邊還有一個。我不准他們來,來了麻煩。每次過年我打個電話給他們,現在我連電話都不要打了,不要去囉唆,你們知道我還有這麼一口氣在。他們也知道這老乾爹,嘻嘻哈哈的,胡說八道的。到他們家去,他們就怕你吃不好,怕你睡不好,我說你們不要囉唆,你們吃什麼我吃什麼,你們不要管我。我不吃肉我自己的事。當然人家是一番好意,像我那大媳婦,一早就開著車,帶我到高雄漢神三十樓去吃早餐。我說不要囉唆,一囉唆我就煩了,我討厭這個東西,氣死了囉唆。

自己取名 沒料到與海結緣

問:您的名字──潘海波,您進海軍、跑商船,都跟大海有關係,這名字的由來呢?
答:我這名字完全是我自己取的,過去沒有想到要幹什麼。我是38年離開家裡,以前我的名字叫宗樹,祖宗的宗,樹木的樹。我們家是宗字排行。一離開家,到軍隊一報名就改了,沒想到到臺灣又當海軍,幾十年就這麼混過來。

問:到目前為止,有沒有什麼滿意、驕傲之事?有沒有遺憾的事情?
答:我沒有一樣滿意的事情,我對我自己從來沒有滿意過。在我身上也沒有發生過任何事,就是渾渾噩噩、平平安安就過了。我始終認為我這一生過得很好,我現在跟你講的話,很多人不滿意,但我覺得我過得很舒服,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事情。

問:有沒有什麼話是想對年輕人說的?
答:現在年輕人跟我們之間有代溝是免不掉的,現在的年輕人我可以講是完全不了解他們,我沒辦法去了解他們,所以我也很少接近現在的年輕人。以前我跟他們遊覽車出去玩,在遊覽車上幹什麼呢?就唱唱歌。我唱的歌,現在年輕人都聽不懂。他們現在唱的歌我們也聽不懂,一樣的道理。代溝沒辦法,怎麼樣的把代溝給抹滅掉,不可能。所以現在年輕人,我跟他們講的話,他們聽不懂,他們也聽不進去。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