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成績優良 派送青島

問:還記得第一天到海軍的軍校的情形?在學校裡面受的訓練是什麼?
答:我們受訓大部分都是術科,立正稍息,向右轉、向後轉。我們受的是日本軍事訓練,非常之嚴格。我們在最後,選一百五十個人到青島受訓的時候都是看術科,誰正步踢得好,誰神精神表現得好,選前一百五十名,我都被錄取,因為我練過。
我們家工人出生嘛,我到現在還沒有生過病耶!我只裝個假牙,在醫院開個痔瘡,就這兩次用了健保。其他的就是他們強迫我,什麼每兩個月檢查這個什麼血糖,從來都沒有跑過醫院。不過有一次,在加拿大那個蒙特羅,發高燒,因為我從來不吃藥不打針的,但是他給我兩個的那個紅紅的這個膠囊,他說兩個一定好,結果我吃一個,咦!他立刻好。到現在都沒有什麼感冒,我從來沒有,運氣好。

問:在海軍軍校的時候,吃住的情形怎麼樣?
答:最好的就是黃豆芽燒鹹菜,最好的菜就是那個菜了,但是我們不覺得苦。衣服是青年裝,冬天喔,江南很冷的,加上下大雪。我穿的衣服是什麼,青年裝,就是青年軍穿的那個衣服,這裡還有兩個洞透氣的,那個黃黃的,也不覺得苦。其實想那生活很有意義耶,因為國家訓練我們,不是那麼簡單的。它不是個人,它是整體的。
後來有這機會到青島跟美國人受訓,那好了,到了青島,吃那個饅頭好白啊,我們南方人吃不來,就這樣子的。我當兵當了29年半,沒有請一天病假,沒有請一天事假,全軍考績第一,全中華民國第一個士官長。

問:我們現在回到剛跟隨海軍軍校到臺灣這個過程,當時的心情是怎麼樣?
答:因為我是海軍,那個時候我當航海上等兵。航海上等兵,很愉快,那個時候不知道,這個國家思想就是,我是黨兵,該我做的我就做,攸關於自己私生活,那沒辦法評論,你亂想吧,這個沒辦法,衡量自己,因為我們是軍人,一句話,服從,上面叫我們幹什麼,就幹什麼。我升了下士是到了臺灣基隆,沒有到臺灣以前我是上等兵。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