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隨船到臺灣 湊錢抽香菸

問:請您講一講那時候到臺灣的心情是怎麼樣?
答:到臺灣的時候,我升了下士班長,但是生活很苦,抽新樂園還跟同學借,大家講,我這邊有一毛錢,他還有三毛錢,幾個人湊起來買一包新樂園,就這樣子過來的,但是不覺得苦。我後來當了下士、中士、上士、士官長,一直到軍官,我當了10年軍官,當了10年中尉,後來給我升上尉帶少校,我說你升我上尉的話我明年就退伍,因為我算過命,命中注定不能當官,中尉到頭。民國63年2月1號全國專案,我退伍。

問:因為我們這一代對於當時你們剛到臺灣來的那個時候的狀況,是不太了解的,所以我想請伯伯跟我們講一下,那時候的訊息是要反攻,我們要做整備,怎麼準備呢?你們心裡面又是怎麼想的?
答:我這個很正常的,我這個38年我們到臺灣來以後,我一直在單位上服務,當個小班長,當航海下士。由於跟航海官不協調,他是留英的,就把我調到艙面,艙面就是做雜工的,油漆的啦。海軍你們可能不太清楚他的工作,不是雜役,他是有系統的,就是船殼外形通通都是我負責的,我帶了小兵,帶了33個人,這樣離開航海隊,航海隊很乾淨,專門搞航海畫畫海圖、測量。
但是你叫那工作隊的,我們是工作隊,另一個航海班,就這樣子一直在那邊,有時候我當班長我有個狀況就是,該做工大家一起要做,不能偷懶。該放假一定要放假,不管你怎麼趕工作,我要放假。這也是為什講我是全海軍考績第一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在臺灣的生活,那個小兵啊,真的很純樸,尤其山地人那些新兵,他也不懂,但是他們你教他們什麼事他做得非常好。那現在我不敢講啦,不是我們那時當兵了。

問:那時候就有原住民的小兵?
答:還沒有

問:那伯伯剛剛說的是?
答:原住民是在,我看看,47年以後。

問:那我們先來講伯伯剛來的時候
答:剛來都是大陸兵嘛,沒有新兵。

問:如何準備要反攻大陸?
答:這個準備我們沒有資格,上面政戰部隨時跟我們宣,就宣示啦,我們一年整備,二年反攻,三年勝利,四年掃蕩。我們聽他的課嘛,我們一點雜念都沒有,就你上面講什麼,我們聽什麼,因為我們是軍人,就有這個觀念。
我從來沒有不滿足軍中生活,沒有,沒有鬧過情緒,我總覺得就是應該的。現在經過這麼多年,因為我退伍了,跑到世界上到處看一看,臺灣是世界最好的,但是現在我不敢講了。

問:那你們當兵的時候的生活就是上課,那平常有什麼訓練嗎?
答:海軍沒有什麼訓練,就是早上起來做個早操、晨操,然後8點鐘派工,該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我負責派工,我是這樣子的。

問:派工?
答:就是比方說,這個椅子要給我洗乾淨,這個椅子釘子掉了替我釘一釘,是我派這個工的,因為我是班長。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