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兵到金門 當觀測員 生死聽天由命

問:所以當時你在觀測所時,時常有遭受到炮彈的攻擊嗎?
答:四十七萬發左右,但不是我估計的,我們那裡也有砲兵,也有長官,都會講。我的任務是天天二十四個小時都要看,還有有一天,打得全島都是霧煞煞,煙霧瀰漫,一直打,不怕你死,打差不多快到兩個鐘頭,我們才反砲擊,我們那裡也有砲兵,也有長官,我們說:「怎麼不反砲擊呢?」他告訴我說:「我們砲彈要留一部分下來,如果他們登陸的話,才有砲打。」是這樣子,他們共匪補給比較方便,他從廈門那邊很方便,所以我們都是用海軍水陸兩用的水鴨,用那個補給。那四十幾天打起來,太兇了,我們的工事,房子和碉堡比較薄,因為以前還沒有打過那麼兇,砲也沒打那麼遠。我的觀測所有一天也給他打掉,我和班長沒有死掉,也沒有受傷喔,運氣很好,但是第二發,在旁邊,剛剛好也沒有爆炸,老天照顧實在是太多,哈哈,沒有死掉,如果第二發,如果再爆掉的話,通通都要死掉,這些經歷實在講都講不完。

問:當時砲打過來時,您是躲在觀測所裡還是在防空洞裡呢?
答:不能躲,也是在最高的山上讓他打,因為距離很近,我們那裡大概只有一萬公尺左右吧,大二膽那邊更近,幾千公尺而已,就算給他打掉也不能離開崗位。
有時候,我聽砲兵說,美軍給我們支援的8英吋大的砲,打兩發還三發,打到對岸的幼稚園去,他們早起在朝會;還有一發打到廈門的火車站去,死掉好幾千個人。所以他和美國講,說你們怎麼用原子砲打我們?
然後我們有時候緊張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晚上有時下命令要我們帶防毒面具,為什麼?怕他們放毒氣來。頭幾天,實在說是我們的工事跟碉堡太差了,太薄,我們不能躲,我們都讓他們打。
那些砲彈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或是韓戰那時候留下來的東西,有的未爆,就是過期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10發不到6發爆,假如爆炸的有到八成就偷笑了,但我們損失也不少,雖然我們的報紙寫說那兩天死傷不多,因為那時候打的就是心理戰,其實我聽隔壁說,副司令官四個就死了三個,都陣亡。有線的通信兵死最多,因為線一弄斷一定要馬上去接。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