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為逃難 家人東分西散

為逃難 家人東分西散

問:您因為共產黨而開始逃難,可以描述一下逃難的情形嗎?逃難時家裡的狀況如何?
答:逃難時剛好196師軍指隊幹部訓練班招考,我就去參加,一去就考上了。考上就到196師幹訓班受訓,受訓出來就當班長,後來就在部隊工作。
那時候逃難都是各逃各的,很少一家人一起逃。我父親說:你只能殺我一個,不能殺我全家。我們逃難都不是一家子一起,都是誰帶著弟弟走哪邊、誰誰跟哥哥走哪邊,都是這樣逃難的,各逃各的。逃難那時候沒辦法跟家人聯絡,那時候電話、手機什麼都沒有。
第一次逃難是因為日本人。那時候我年紀很小,好像是7、8歲,大概是讀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那時候是從湖南逃到廣西。廣西有一個兒童教養院,是蔣經國的夫人開的。那時我哥哥帶我到廣西兒童教養院請他們收養我,然後他就到貴陽去工作了。等到抗戰勝利以後我才回家去,大家就團聚了。
之後,第二次逃難就因為共產黨了。

問:您為何想要加入196師幹訓班?您還記得剿匪時的過程嗎?當時生活情形如何?當時的同袍背景又為何?
答:那時候是沒有辦法,要逃生,剛好196師幹訓班招考,我就去考,一考就考上了,考上就當班長了。後來就是在廣西剿匪、打仗,我們都沒有打過什麼大仗。都是嘟嘟嘟,打兩槍就走,嘟嘟嘟,打兩槍又走,都是這樣子小的作戰。很少正面跟共匪打戰,我們打,他就退,他一退,我們就走,我們走他又來,就這樣,很少面對面打仗。因為都沒有直接打,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當時的裝備就是步槍,當排長就有衝鋒槍,當連長就有手槍。機關槍一個排一個,一個連頂多三個機關槍。那時配備很差,很簡單。
那時很苦喔,吃飯還要搶,頭一碗飯吃菜,舀一碗趕快吃,吃了第二碗飯的時候,壓緊、壓緊、壓緊,慢慢的吃。吃飯是搶飯。
那時候像我們是屬於為了逃難自己去參加幹訓班的,其他有的是家裡面「三子投一個」、「五子投一雙」這樣去當兵的。有規定要去當兵的,也有是因為共匪來為了逃難去當兵的。那時候好像是民國34年到民國38年的樣子。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