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孝體父親進海軍

我父親是海軍行政官科,是民國56年退伍的。我畢業那年他退伍,我正好接班接上。我記憶很深刻,因為我們建訓的時候,我特別到單位去看他,他想講什麼但沒講就退伍了。眷村裡很多小孩是這樣子的,我是高雄中雄畢業的,而且唸甲組,在我們那屆官校非常非常稀少。那時家裡很窮困,我當長子看得很清楚,五個弟妹,我非要犧牲不可。父親並不同意我讀軍校,因為我書讀得不錯,數理方面也蠻不錯,我為了不傷他的心,也去考了大專聯考。考了以後,我數學交了白卷他就沒話講了。數學交白卷,錄取差一分,差點就被錄取,錄取就完蛋了,他就會開始借錢,我們那時候生活很苦,當初為了學費,我父親還去賣血,他是海軍中校卻養不起我們,現在沒有人會去做這種事,我去了官校之後,後面好幾個同學都去,包括現在在中科院做彈道飛彈很有名的,叫做龔明爵,他是我很好的朋友,大家一起去唸,他就跟在我後面。後來我唸官校,唸海官之前他還不同意,我是報到時間過了,我跟他談,他才讓我去。他反對我去幹軍人的原因主要是他認為我可以讀點書,不是不願我當軍人,很遺憾的是在軍中沒有好好讀書,很對不起他。後來我沒去唸博士,有次海軍送我去唸核子物理,當初有批人搞原子彈送我去,我考慮了很久,而且我讀了很久的書,同時收到這個公事與派到驅逐艦去工作,兩個命令同時收到。我想了很久,後來選擇選擇上船,放棄那個機會,到現在都不覺得後悔。以前後好幾個連來講,我在海軍那麼多年,一直沒丟下書,我在思考上算蠻先進的,退伍下來也有很多機會到國外去,像94年9月在聖地牙哥開軍事工業會談,最後一場亞洲簡報就是我做的,前兩天還有中美會議,算是對父親沒有交白卷。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