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許芝榮--你半生為國 一生飄零 許芝榮 流血流汗建設南臺灣

基本資料:
姓  名 許芝榮
性  別 男
訪談時間 2006年08月14日
訪談摘要:
第一眼看到許芝榮先生坐在輪椅上和護理人員ㄧ起出現時,心中有點擔心他的身體能不能撐得住訪問的時間。尤其,8月天在嘉義艷陽高照的天氣中,許芝榮先生還穿著兩件厚綿的長袖衣服,外面再加上一件鋪棉的背心,身體似乎弱了些。行動不方便的他,還能靠著雙腳小腿在地板上交錯的滑動,讓輪椅可以順勢前進,速度倒還挺快的。
許伯伯在訪問時時常陷入自己的回憶中,對於問題的回答,經常呈現前一分鐘還在問題範圍之內,後一分鐘就開始離題,自顧自的抱怨起來。個性直率的他,毫不保留的跟我們說著當年他吃過的苦頭。回憶中盡是兒時不愉快的記憶、當兵時的苦日子、餓著肚子仍然不得不服從命令的無奈與苦楚。
84歲的許芝榮先生年事已高,對於曾經經歷過的事情記憶不是十分完整,由於未曾受過教育,不認識字的他,也無法說出相關人名、地名的正確寫法,但是表達還十分清楚。令人感嘆,在時代動盪下,分崩離析的國家,妻離子散的家庭,反映在每個小人物的人生悲劇中,這些無名英雄,努力的生活,也默默的付出大半輩子,他或許已經不記得自己走過的點點滴滴,但我們仍嘗試從一些線索當中,去重建許芝榮先生當時參與經濟建設的足跡。
許伯伯小時候的家庭環境並不好,所以也沒有機會讀書,年紀輕輕就跟著軍隊一路撤退,在工兵部隊中從事相關建設工作。很多事情問起伯伯,他也無法詳盡的回答,只說,一切都是上級的命令;就連從軍,也是在無奈的情形下被抓去,所有的決定都不是來自自身的考量與決定,對於命運的安排,似乎也從不去問為什麼。
看著許伯伯,心中滿是心疼,他在我們訪問的榮民中,故事可算是最為平凡的一位,他不曾經過九死一生的危險情節,但當年追隨政府來臺,號稱50多萬的榮民弟兄中,像許先生這樣的人有多少?年輕時的種種無奈,老來連自己都快記不住的過往,就該讓口述歷史替這些弱勢的族群,留下一些走過的紀錄。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