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張診斷證明書的後段故事(朱爺爺的故事之一)




  • 列出頁
  • 下一張
一張診斷證明書的後段故事(朱爺爺的故事之一)
我的姨丈朱庚戌先生和我的父親周昇雷都是跟著徐州裝甲兵戰車營在民國三十七年左右來台,當時姨丈才十八歲。
民國四十五年夏天,二十六歲的姨丈正服役於清泉崗裝甲兵第二師砲三營,他的專長是射擊,主要負責坦克車上的機槍及榴砲,但在一次例行性的實彈保養射擊時發生膛炸的意外,結果姨丈俊帥的臉孔、炯炯有神的雙眼以及結實的胸膛等部位被大面積的炸傷,且破片貫穿小腿。那次意外雖然在陸軍醫院受到妥善的照顧且復原的很順利,但出院後的療養卻得自行處理。那些年台灣仍然處在備戰的狀態,部隊皆繃緊神經、日夜操練,不久之後果真發生八二三砲戰,因戰受重傷的士兵大多無法歸建,即便回到部隊也不可能派一個士兵專門伺候著。
幸而姨丈當時得到退役的同鄉常百盛先生相助,在其出院後住進常百盛先生勉強搭建的破草房裡,他對我的姨丈恩重如山,在姨丈生病期間不僅幫他包紮傷口、換藥、攙扶甚至三餐食宿、洗衣打雜等工作常先生亦毫無怨言幫他打理,在那種物質缺乏、生活艱辛的日子裡,能遇到常先生這樣的好人實屬難得。

作者 周賢君 於哥本哈根(丹麥) 2013.09.16
  • 轉寄
  • 列印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