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郭淑華上尉

郭淑華上尉

郭淑華上尉
郭淑華上尉
郭淑華上尉
我們一家四口,三位軍人:父親,郭志英上尉,弟弟,郭重華上校、我,郭淑華上尉。
1949年母親自山東青島來到台灣,1950年1月26日即農曆民國38年12月9日,在苗栗竹南一間寺廟裡,平安地把我帶到這個世界。 母親的細心照顧及嚴格管教下,我在風城新竹完成了幼稚園至高中的學校教育。 小學的我,沉迷於中國廣播公司的「快樂兒童」節目,「濃厚的興趣」加上「天生的音質」,令我一生對播音工作十分嚮往。 童年生活清苦,母親精打細算地過日子,煞費苦心地為就讀 「新竹東園國民小學」的弟弟和我準備營養的便當。 「東園國民小學」畢業,我獲得「全勤獎」及「體育獎」。 不久,幸福溫暖的家不復存在了。
那年,我就讀「新竹縣立第二女子初級中學」三年級,弟弟還在就讀「新竹東園國民小學」六年級。 父親服務的機關,新主管上任,人事任用以「籍貫」為優先考量,父親失業了。 雙親必須四處找工作,弟弟和我無家可歸。 為繼續求學,我們各自住在寄養家庭及(或)學生宿舍,弟弟寄宿過新竹市水源路51號天主堂若石青年中心。 當年十二歲的弟弟,頓失家人依靠後,三餐不繼、流離失所。 母親每次領到工資一定先探望弟弟。 有一次,看見弟弟是住在房東養雞的狹小空間。 孤單寂寞中,弟弟完成了「新竹縣立第二初級中學」三年的學業。 母親的溫暖與關愛是支持弟弟在坎坷的一生中能夠堅強站起來的一股力量。 弟弟擁有可貴的赤子之心,自幼老實、善良、貼心、孝順, 一句「媽媽很偉大!」 在母親心中深深地留下了一生的感動。
「新竹縣立竹東高級中學」畢業後,弟弟走入軍中,接受了「陸軍衛生勤務學校」軍醫正規班的教育,日後在工作上得以一展所長。 先後任職:「台北三軍總醫院註冊組」組長、「花蓮陸軍第八0五總醫院醫勤組」組長兼「花蓮陸軍第八0五總醫院台東分院」院長、馬祖南竿「馬防部八五四野戰醫院」院長。 我知道,弟弟在短暫的一生中,對父母、對國家,已經盡力而為。 國防部令:新任「國防部軍醫局第六組」陸軍上校軍醫參謀官,未能上任,1995年12月11日 四十三歲的弟弟因公身亡,辛酸的一生,在「台北三軍總醫院」畫下了句點。
我自天主教 「新竹縣私立曙光女子中學」高中部畢業後,進入「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即改制後的「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就讀廣播電視科。 第一學期結束後,暫時休學,因為身心俱疲的母親,罹患甲狀腺癌,住進「台北榮民總醫院」,我必須照顧。 次年,母親康復,我則圓滿了母親的願望,成為一名軍校學生,在木蘭村,度過四年規律的軍校學生生活。
軍校畢業時,國防部以「品學兼優畢業總成績為全系第一名依陸海空軍獎勵條例規定」核頒二等績學獎章。 任令為「學生班女生中隊中尉區隊長」又轉調「總教官室影劇學系中尉助教」,取得教育部「依大學及獨立學院教師資格審查規程審定」之助教資格,兩年後晉任為上尉助教,在母校任職助教前後三年。 繼調職「三軍總醫院」,在「公共關係組」、「院本部」副院長室,擔任行政工作一年後,1977年退伍,結束了八年軍旅生涯。 奉「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癌症研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即「三軍總醫院」潘院長樹人中將的公文核示,我被約聘接任該「癌症研究委員會」正在「三軍總醫院」執行的一項研究計畫「癌症研究計畫設計小組」的專任秘書,繼續在「台北三軍總醫院」工作。
基於對癌症治療行政業務的熟習,受到直屬長官「公共關係組」張組長序華中校的推薦,「台北榮民總醫院癌病治療中心」陳主任光耀博士的業務上極需進用工作人員,「銓敘部」依照「派用人員派用條例」審定,1983年3月1日,我被正式進用為委派「辦事員」,在「台北榮民總醫院癌病治療中心」陳主任光耀博士的監督下,負責行政工作。
自母校擔任助教起,開始自修英文,通過托福考試後,參加「教育部出國留學生研習班」,志在攻讀「Medical Secretary Program」醫院秘書專業課程。 「台北三軍總醫院」潘院長樹人中將、 「中華民國企業秘書協會」 陸會長 Mrs. Stella M.L. Luk ,兩位上司,為我寫推薦函,申請美國「奧克拉荷馬州東北州立大學」、「東田納西州州立大學」,獲得了兩所大學的正式入學許可。 「出國留學」與「照顧家人」不能兼顧。 我選擇後者,繼續在「台北榮民總醫院癌病治療中心」追隨陳主任光耀博士,前後工作十年,就在此時我有緣接觸到了佛法。 因「人事室」調整服務單位,我被安排到「院本部」副院長室擔任秘書,負責文書處理、國外英文書信往返及電話聯繫。 在「院本部」工作的十六年間,先後追隨「台北榮民總醫院」的五位副院長依序為:乾副院長光宇醫師(胸腔外科)、趙副院長秀雄醫師(公共衛生)、邵副院長克勇醫師(骨科)、李副院長安仁醫師(小兒科)、李副院長建賢醫師(內分泌外科/急診醫學科)。 接任副院長辦公室的祕書工作後,我的「職稱」自委派「組員」調整為薦派「編譯」,長官的愛護與提攜,晚輩永誌不忘。 在「台北榮民總醫院」 的二十四年公職生涯,獲行政院以「行政院 國軍退除役官兵 輔導委員會台北榮民總醫院秘書郭淑華 連續任職滿二十年著有勞績,依獎章條例之規定」頒發二等服務獎章。 為了全時陪伴母親,提前辭卸公職,2007年4月4日,圓滿完成 「台北榮民總醫院」李副院長建賢醫師辦公室的工作交接,正式告別職場。 兩個月後的2007年6月6日,享年七十九歲、愛護我五十九年的母親過世。 「樹欲靜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生命的意義不在長短而在實質」,就讀軍校的我,曾在講台上、在校刊上,發表過這兩句心得感言,如今,有了切身的體悟。
父親十八歲從軍,第二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即參加了對日抗戰,開始穿梭在槍林彈雨中,擔負起保國衛民的重責大任。 有一次,交戰中膝蓋受到槍擊,流血太多,送到野戰醫院時嚴重失血,陷入昏迷,需要輸血,醫院束手無策。 此時父親已進入瀕死現象的境界中,戰地的長官緊急上報 蔣委員長,永生永世感恩 我軍最高統帥,以專機將「美援血漿」送達醫院,醫生振奮,血荒解決了,緊急輸血,父親就從鬼門關回來了! 父親晚年落葉歸根,回到了河南家鄉,在家親的細心照料中,父親作息規律,過著備受呵護、頤養天年的溫馨生活。 不料母親過世,不忍留下形單影隻的我,父親告別「依親」生活兩年的河南故鄉,在台灣走完了人生。 回憶逝去的歲月,父親無論身在何處,都不曾忘記過,適時地,以禮物傳達對我的關心與鼓勵,最後一次,父親送給我的是,他老人家晚年的全部時光。 2012年9月3日,九十四歲的父親與世長辭,這個刻骨銘心的軍人節,成為父親此生的逝世紀念日。
面對人生的挫折與打擊, 不怨天尤人,總將自己的痛苦置之度外只知盡忠職守的父親與母親:老實、善良、誠懇、守信、勤苦、節儉、堅強、勇敢、好學的一生,為我留下既深刻又感動的學習榜樣。 「佛恩」「親恩」「國恩」「眾生恩」,願我今生知恩、報恩。
「http://edu.hwadzan.com/play/61/205/0/97264」 中,112歲的上海下賢老和尚開示:天下無難事只怕 「心不專」。 我誓願,遵從娑婆世界導師 釋迦牟尼佛及古聖先賢的教誨,以「真誠心」「恭敬心」「清淨心」,專持「一部經」、專念「一句佛號」,盡此餘生,奉行不渝。
選一首歌,填了幾句自己的詞,希望有緣眾生與我一起唱出:

送你一份愛的禮物 祝你法喜充滿
無論你在何時 或是在何處 莫忘了阿彌陀佛
人生的旅途 充滿八苦 要有堅強的意志
發揮你的智慧
求生西方淨土 親近阿彌陀佛
-end-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