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憶:屏東縣屏東市「崇蘭眷村」

屏東縣榮民服務處-服務組長王小青

作者居住之眷村(崇蘭新村),現已拆除。
作者居住之眷村(崇蘭新村),現已拆除。
背景資料:

想當年竹籬笆內的日子,的確天天是春天、處處有歡樂,雖然家家過的是一樣苦的日子,可是家家卻也總有一些值得回味的趣事;小時候竹籬笆內的每個家庭對於管教子女皆是軍事化教育,作息也一定要跟大人相同,儘管如此,小孩們仍都保有屬於自己的竹籬笆的故事。

內容:

我小時住在屏東市的一個空軍眷村-崇蘭新村,該村房舍很小,一家六、七口住一大房,由於吃、住、睡、都在一起,因此也都培養出濃郁的情感。在當年眷村的周邊都是台糖種植的甘蔗田,每當我們沒有零食可吃的時候,就會和同伴相約一夥兒到蔗園中間把甘蔗吃空一片,當蔗農要收割時,才會發現早已呈中空狀,然卻總是苦於追緝不到兇手。每年放暑假時,就是本村周邊農夫們最傷腦筋的季節,舉凡偷蕃薯、烤蕃薯、偷拔粽葉(包粽子用)等情事比比皆是,當農人們發現時,我們就展開你追我跑的追逐戰,有的年紀比較小的孩子受到驚嚇,有的掉到河裡,有的摔倒在田埂上,真是既驚險又刺激的狀況!農夫們,不但追不到大的還得救小的,也因處於物質匱乏的年代,因此大多秉於悲天憫人的胸懷,而放我們一馬吧!除此之外,村子裡每當夜幕低垂之晚餐時刻,家家戶戶扯著嗓門喊叫自家小孩回家吃飯、洗澡的聲音,更是南腔北調,有的一面叫一面罵,聲音此起彼落好不熱鬧,回想起當時情景,彷彿就在眼前,真是令人懷念。
值得一提的是,眷村孩子的教育並不因當時生活貧窮、物資缺乏而被忽略,讓人敬佩的是大人們都能隨遇而安,知足守分,各個重情重義、愛家愛國,如今由眷村教育出的第二代子女,已遍佈社會各個階層,如:演藝圈、政治界、社會福利工作者都有,他們均是出生於竹籬笆內、土生土長的子弟們,如今正默默的為社會國家奉獻心力。
50多年的眷村生活環境,已明顯落後社會的認知水準,推動眷村改建已是各級政府當務之急。由於政府德政,補助眷村改(遷)建,近年來大多數眷戶已改建完成或遷住大樓,目前住的已是安全、舒適又現代化的房舍。但是老眷戶在感覺上,總是少了些找不回的眷村氛圍,常在尚未拆遷眷舍的路上,看到三五榮民叔伯留連在眷村的巷弄內,似乎在尋找著遺失的竹籬笆的春天。
:::
  • 閱讀眷村
  • 藝術欣賞
  • 榮民文物
  •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