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砲戰 生死置之度外

作者:楊理和
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共傾力砲轟金門,四十四天內,金門受到四十七萬餘發砲彈攻擊,擊發數量或落彈密度,均可說是近代史上極為慘重的砲戰;中共並先後發動多次空戰及海戰。

官兵在極端艱難環境下,堅苦卓絕、愈挫愈勇,兵員物資補給源源不絕,成功突破中共海空封鎖,重創其逾越雷池之企圖,而換取臺海幾十年的和平。

八二三砲戰前後,筆者有幸參與其中,和官兵袍澤一同經歷甘苦。四十六年十月一日,筆者奉調馬祖擔任外事連絡官,當時偵知對岸共軍正日夜趕築道路及陣地;四十七年春天,共軍即密集砲轟馬祖,直到我方加入一五五厘米加農砲壓制,始結束三天三夜的砲戰。繼而,共軍白天改以米格十五戰機飛馬祖上空盤旋騷擾,夜間以艦艇越過馬祖海峽中線時,我方即以雷達操控的九○厘米高射砲射擊。

共軍船團幾次航近馬祖澳港口,擺出攻擊態勢,筆者偕高砲顧問日夜在作戰指揮中心值勤備戰;隨即傳來中共企圖偷襲馬祖情報,守軍官兵連夜在各港口布雷,美軍顧問亦輪流乘小艇赴各島考察防務。筆者和高砲顧問,陪同美軍顧問團副團長雷斯敦將軍赴高登島,登陸艇即將靠岸時,突遭砲擊,迅即繞道回航南竿,幸未受難。

不久颱風來襲,海水漲潮,各港沙灘地雷變更位置,顧問組交通艇無線電無法聯繫;颱風後,偕高砲顧問往艇上察看。一百公尺沙灘,漫步而行,並以木棍輕緩探測前路,約花平日三倍時間,始登交通艇,與艇長查看無損,再按原路返回。隔天傳來西犬工兵營長海灘掃雷陣亡消息,回想走過雷區的危險情景,至今難忘。

四十七年夏天,某一夜,駐防馬祖國軍舉行火力封鎖港口演習,四十厘米高砲,以及由四支五○機槍組成的防空武器,成演習主要火力。探照燈光束,照向港口上空,五○機槍曳光彈似串串明珠,畫破夜空,槍砲火力密集射擊港口海面。正當砲聲隆隆、槍聲嘯嘯,一門四十厘米高砲彈竟卡鏜無法射出,三分鐘內若處理不好便將導致鏜炸。高砲顧問要我教砲長拉動擊發扳機射出砲彈,在千鈞一髮之際,我請砲長立即操作,及時射出那一發砲彈,事後想起仍心有餘悸。

反觀當時金門,對岸共軍卻平靜如常,直至八二三砲戰開始,方知中共係採聲東擊西之欺我謀略,先襲擾馬祖,企圖鬆懈金門守軍之戰備整備。

四十七年秋,金門砲戰正緊張時期,筆者陪同高砲顧問乘交通艇,由馬祖澳出發,計畫前往列島之一的西犬視導高砲陣地,出海不久被濃霧所困,一個半小時尚未抵達,顧問怕小艇誤入大陸平潭海岸,用無線電呼叫我方電台卻無回應,白霧茫茫,碧海蒼蒼,前途未卜,大家忐忑不安。又航行一小時,接近中午,太陽從雲縫穿出,大霧消散,發現小艇已繞過西犬,抵東犬岸邊,隨即變更計畫,訪視當地高砲陣地及燈塔,下午三點回航,幸運結束「度日如年」之霧海迷航。

民國四十八年春,八二三砲戰方歇,筆者奉命陪同高砲顧問往金門,見金門各處彈痕累累,高砲陣地也加緊復原中。

民國四十六至四十八年間,筆者多次穿梭金馬前線各高砲陣地,親見國軍袍澤不畏寒風、苦雨加烈日,堅守崗位精神,令人心生無限敬意,而那兩年親歷八二三砲戰期間前線官兵之甘苦,確是難以磨滅的珍貴回憶!